三门峡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疯妃传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5 21:56:06 编辑:笔名

    出了御书房,秦再也不管旁人的目光,直接牵起了沈濯的手,多少有些不高兴地嘀咕:“这是有多少大事忙不过来,父皇可真有闲心。”  在建明帝心中,江山自然是重要的。  而想要子孙万代、江山万年,那秦的后宫里就不该只有一个女人。  所以,利用自己皇公爹的身份,赶紧给沈濯添添堵,自是再正常不过的正事、大事。  沈濯非常理解建明帝的这个心态,抿着嘴笑,晃一晃跟秦握在一起的手,悄声低声道:“你就是陛下的大事。如今天下,除了他老人家,还有谁管得了我?”  “所以他就替我管你?!”秦气呼呼的,“太祖当年就说,不痴不聋,不做家翁。他倒好……也不怕越管我越不肯依他!”  逆反啊?  中二病嘛!  沈濯失笑,连连摇头,脸上狡黠闪过:“这是你的后院,你自己做主。”  这怎么可能……  秦索性满面警惕地看着沈濯:“我的后院只有你,所以,我做主:命沈净之将一切居心良或不良的女人都给我挡在外头,别来烦我!”  嗯,保命技能满点!  沈濯弯一弯嘴角,甜甜地用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胳膊,悄声笑道:“你不是想吃我做的豆腐汤?走吧,咱们去看看东宫的厨房什么样儿去。”  “好!”秦眉开眼笑,心满意足地答应。  高高兴兴把家还的夫妻两个这两天自然是无人再来打扰的。  就连天生成会找别扭的建明帝也在绿春的劝说之下放弃了骚扰,自己也休养一下。  到了第三天,乃是民俗里新嫁娘回门的日子。  虽说太子、太子妃礼范里头没有这一条,可是沈濯仍旧借着这个机会,早早地便令耿姑姑和窦妈妈将一应的礼物准备停当。  头一天晚上,才做不经意地通知秦:“明儿你自去上朝吧,我回一趟崇贤坊。”  秦有些发愣:“明天不是该陪你回门?我连礼物都让小宁子备好了。你做什么不等我?”  “哦。那我就等你呗。”沈濯心里甜丝丝的,脸上却装得若无其事,起身往后走,“今儿乏得很,我先盥洗去。”  玲珑笑嘻嘻地跟在后头。  净瓶则背负双手往外走去,走到门口,才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  秦攒起眉心,耳尖地听到了沈濯边撩水边与玲珑嬉笑的声音,眼神一凝,明白了过来。  眉心陡然散开,秦气哼哼地站了起来,大步流星直奔那声音来处,同时扬声:“闲杂人等都给我退下!”  直直地便冲进了浴房,接着便是“噗通”一声,沈濯的惊呼和秦的冷笑同时响起。  玲珑吓得湿着半幅裙子逃了出来,迎着耿姑姑怀疑的目光,红着脸匆匆过去,低声道:“怕是用不着我伺候太子妃了……”  耿姑姑恍然大悟,笑吟吟地点点头,放了玲珑过去,转身淡然吩咐众内侍小宫女:“收拾好了,下去吧。”  自己则转身去将床铺整理好,将外头的两重帐子放下,自己也出了大殿。  浴房隐隐约约传来沈濯的娇嗔,手拍某些部位的噼啪声,接着便是响亮的水声,以及一片沉寂。  小郭子一脸疑惑地看着耿姑姑:“您老乐什么呢?”  耿姑姑几乎合不拢嘴:“我笑啊,估摸着过不了多久,咱们陛下就能抱上皇孙啦!”  小郭子会意,也高兴地瞧瞧殿门,看着周遭几个探头探脑的小内侍,嫌弃地用拂尘赶他们:“一个个蠢得!赶紧滚去告诉一声,夏日一动就出汗,热水得常备着。别看天儿已经黑了,那指不定什么时候说声儿就得马上用!”  小内侍们争先恐后地跑远。  耿姑姑满意地轻笑:“果然还是太子殿下的眼光毒辣,一眼就挑中了你。”  “那也得您老多指点。我这还头一回独当一面呢……”小郭子乱用成语,逗得耿姑姑呵呵轻笑。  然而,小夫妻夜来闹得有些晚,第二天一早秦打着呵欠去上朝,沈濯翻个身抱着枕头则继续睡。  直到日上三竿,耿姑姑一边笑一边来拉沈濯起床:“太子妃,再不起,连沈府的午膳都赶不上了。”  沈濯迷迷糊糊的,只觉得浑身酸疼,双腿更是软绵绵没有半分力道,索性闭着眼有气无力地问:“三郎回来没有?”  “便没回来,您也得快些了。梳洗换衣,怎么也得半个时辰呢。”耿姑姑千哄万哄,终于把沈濯从被窝里掏了出来,看着她的小模样,忍不住爱怜地替她顺了顺长长的头发,轻声叹道:“当年啊,临波也就是宿在寿春宫里的时候,能睡上一个懒觉……”  沈濯一个激灵,立马清醒了:“姑姑,公主是不是说要今天上表?”  “是啊……”耿姑姑长长的吁了口气出来,弯着嘴角笑道:“她离开京城也好。一进宫城,她就小心谨慎得不行,都是习惯使然。也许去了西北就好了。”  “对呀!”沈濯马上接口,笑着说,“京城的王公贵族多。公主脾性温和,来来往往的这些人她都不得不应酬,心里未免委屈。虽说身份也贵重,但总得瞻前顾后不是?  “可去了西北就不一样了。那里哪一个不是见了她要低下头说话的?便是有那一个半个粗鄙不知事的命妇,凭公主的本事,还是不三两下就教训了?  “我再挑几个西北那边的人暗地里帮衬着,将公主的消息时常送回来一些。林嬷嬷和您也就不至于那么悬心了。”  耿姑姑笑呵呵地听着,不停地点头。  “只是若是今天在朝上听说了这个消息,太子怕是……”沈濯轻叹了一声。  “怕是什么?”一语未了,秦大步走了进来,才发现沈濯还拥被而坐,并未起身。  衣衫轻薄,沈濯的睡衣歪歪斜斜,连圆润的香肩也露了半个在外头。  秦挑高了眉看她。  沈濯察觉到他的目光所指,羞恼地忙拉了拉衣衫,一眼瞪过去,咬唇不语。  秦抱肘摇头,笑得暧昧:“你这体力也太差了。明儿个开始,每天绕着东宫走半圈儿吧。”  

定西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辽源治牛皮癣哪家好
许昌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上一篇:待你如初恋1

下一篇:守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