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中国律师服务遭海外严重蚕食或威胁国家安全

2018-11-02 12:00:03

中国律师服务遭海外严重蚕食 或威胁国家安全

近期,喧闹的律师界又传出了一件新鲜事儿,一家名叫君合的律师事务所居然被北京的两家着名律师事务所告上法庭,发起诉讼的是通商律师事务所和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理由是侵犯名誉权,索赔金额高达一亿五千万人民币,并且已经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律师事务所代表当事人起诉公司甚至政府机关都很常见,自己出头起诉同行却从未听说。君合律师事务所究竟摊上了什么事儿而被同行起诉呢?事情要从一桩远在加拿大的诉讼说起。

海外纠纷引发三家中国律师事务所内战

今年10月中旬,英国The Lawyer(《律师》)杂志一篇题为“森林火灾”的文章震动了中国律师界。根据该报道,两家北京的律师事务所——通商和竞天公诚在加拿大被以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为首的11家国际投资银行告上法庭。这些国际投行声称这两家律所在为加拿大上市公司嘉汉林业的融资活动所出具的中国法律意见书中存在疏忽和失职,并据此要求其承担巨额的赔偿。嘉汉林业是着名做空公司“浑水”的枪下冤魂,目前诉讼缠身。上述11家国际投行因为替嘉汉林业承销股票、债券而被嘉汉林业的投资者提起集体诉讼。投资者向投行提出了高达90多亿加元的天价赔偿。根据相关专业人士的分析,国际投行之所以起诉这两家中国律所,很可能就是为了减轻自己在集体诉讼中的。国际投行起诉中国律所在历史上尚属首次,而诉讼可能涉及的赔偿金额更是天文数字。很多中国律师都担心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相对处于弱势方的中国律所如果在境外大量被诉并被判败诉,有可能对整个中国律师行业和法律服务市场都产生巨大负面影响。

假“中国律师”

而这与同行君合有什么关系呢?

根据检索到的公开资料,在浑水发布嘉汉林业的做空报告后,嘉汉林业的三名独立董事组成了独立委员会对嘉汉林业进行了调查,而君合就是独立调查委员会聘请的中国法律顾问,正是依据君合提供的法律意见,独立调查委员会发布公告“质疑”通商和竞天公诚的“法律服务品质”,上述11家投行也立刻转而起诉了自己聘请的中国律师通商以及嘉汉林业的中国律师竞天公诚。但是,通商和竞天公诚在其起诉书中声称君合所出具的法律意见根本就是无效的,因为负责嘉汉林业案的具体经办人佟珂并没有中国律师资格,佟珂所出具的中国法律意见的行为是非法的。如果指控属实,独立委员会的公开报告中对中国律师的各种指责就成为无源之水,缺少了法律依据,相应的,11家国际投行在加拿大针对通商和竞天公诚提起的诉讼也会面临巨大挑战。显然,佟珂究竟是不是中国律师就成了嘉汉林业案的关键。

为此,通过公开信息渠道查询了佟珂的信息。在君合的官方站上,君合称佟珂律师是其深圳分所的合伙人。根据君合的站,佟珂毕业于北京大学,获科学学士学位,之后留学美国,并在美国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并没有接受过中国法律教育。就其执业资格,君合的站仅提及“佟珂律师现为美国律师协会及纽约律师协会会员”,而未提及其是否具有中国律师资格。又浏览了几位佟珂同事的页面,发现大多有“某某律师于某某年取得中国律师资格,现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的描述,有的合伙人的页面还显示其兼具美国纽约州律师资格和中国律师资格。为什么佟珂律师是个例外呢?特地检索了君合总部所在地北京和其各个分所相关司法局或律师协会的站,希望看看佟珂究竟是不是中国律师,然而,各地司法局或律师协会的公开律师数据库均查无此人!带着疑问致电君合站上公布的佟科本人的,但是无人接听。又查询了嘉汉林业独立委员会的相关资料,发现独立委员会在2011年9、10月召开的十多次会议中,其中大部分会议只有佟珂一人作为中国律师参加,而另外一个参加过几次会议的张宁宁,根据深圳市律师协会的站,张宁宁的首次执业时间为2012年2月1日。也就是说,君合很有可能是让一个没有中国律师资格的合伙人,带着一个实习律师为嘉汉林业的独立委员会提供中国法律服务的。如果情况属实,也难怪通商和竞天公诚要起诉君合。

按照《律师法》的规定,律师是取得律师执业证书的执业人员,并且“没有取得律师执业证书的人员,不得以律师名义从事法律服务业务”。早在2006年,北京市司法局就曾在两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明确指出,“指派非律师提供法律服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属于违法行为。

据业内人士透露,随着中国越来越国际化,越来越多的在国外律师事务所工作过的中国人乃至外国律师开始在中国工作,由于中国的司法考试的难度甚于高考,很多人因为缺乏中国的法律教育背景而很难通过中国的司法考试并取得律师资格。由于这些人往往有国际律师事务所背景,英文读写流利,能够带来境外客户,一些以商业利益为首要考量的律师事务所就会有意无意地忽略《律师法》的规定而聘请这样的外国律师担任其“律师”甚至合伙人。根据的了解,这已经成为部分涉外中国律师事务所公开的秘密。以君合为例,除了佟珂之外,还发现还有桑滨学、王朝晖、许蓉蓉、姚宏伟、朱核、马强和刘定发等七人在君合的站上显示为合伙人,然而却没有在相关司法局或律师协会查到任何有关其中国律师执业资格的信息。

中国律师服务若被外资攻陷后果很严重

更有甚者,此前有媒体报道过,虽然《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明确禁止外资从事法律咨询业务,一些外国律师事务所甚至以合同为纽带控制了一些中国律所,提供中国法律服务,以分食中国法律服务市场的蛋糕。由于这样的“中国律师”和“中国律师事务所”虽然他们没有中国律师资格,但往往因为背靠有着历史悠久、资金雄厚的国际律师事务所,却也能够以中国律师名义抢占本来应当属于真正的中国律师的高端法律服务市场,挤压中国律师的生存空间。对于这些“中国律师”的境外客户来说,他们实际上也会面临巨大的法律风险。法律是一门高度专业性同时又带有高度地域性的职业,美国不同州的法律都不相同,更何况与美国的政治制度,社会历史迥异的中国?一个合格的纽约律师对于中国法律的认识恐怕未必比得上接受过普法教育的居委会大妈。而一群虽然英文讲的无比地道的人,他们给客户提供的中国法律意见和建议未必靠谱。

纵览伴随我国改革开放逐渐成长的法律服务市场,中国律师事务所参与的包括境外上市在内的各种涉外业务向来都处于从属地位,且收费低廉,往往只有国际律师事务所的几分之一。而即便是低廉的收费,也依然被国际律师事务所觊觎。现在国内的律师服务市场,一方面是外国律师事务所在中国不顾司法部禁令雇用中国律师提供中国法律服务,另一方面外国律师大举以中国律师名义非法在中国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执业,长此以往,不仅中国律师事务所都将被外国人控制,连国家安全都面临重大的威胁和隐患。律师属于重要的社会中介服务提供者,对于一个国家的法治建设和法律的顺畅实施具有重要意义。随着中国经济市场化、法制化的程度越来越深,政府机关,科研单位,大型国企尤其是军工企业等许多重要敏感单位也纷纷向律师购买法律服务,律师的作用越来越重要。而中国律师自然会因为工作关系和国籍属性而被中国客户信任、掌握更多的秘密,如果中国律师实际上被外国律师事务所控制,或者所谓的中国律师根本就是外国律师,那么这些秘密是不是能够安全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国家安全隐患,才是这一桩看起来很热闹的加拿大诉讼下面需要解开的严峻事实。

此次通商律师事务所和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起诉君合律师事务所,是否能揭开中国法律服务市场的盖子,打破律师事务所长期以来的潜规则,促使中国律师行业健康,良性,安全的发展?我们拭目以待。

原标题:中国律师服务遭海外严重蚕食或威胁国家安全

原文链接:

稿源:环球

作者:张晓芳

不干胶印刷厂
北京贷款公司
电解电容厂家直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