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流年深圳小老板命丧娇妻说不尽的再婚家庭悲凉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03:48 编辑:笔名

2011年9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绑架杀人案。这起惨案发生在2010年10月深圳龙岗区。深圳市六联联盛电镀公司老板张少委突然失踪,家人寻找几天后,儿子张进新收到了绑匪勒索100万的短信,收到短信后,全家人思虑后果断报了警,深圳市龙岗公安分局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对此事进行侦察,经过警方的多方取证、调查,终于将犯罪嫌疑人锁定为江泽军、江泽慰、江泽威、黄治林四人,警方在广东、湖南、广西三地筛查,一举将该四人抓获,在四人的供述下,在广西玉林一个山林的土坑里找到了张少委的尸体。他们交代这起绑架杀人案的幕后黑手竟是张少委的再婚妻子江小珍。  妻子为何要对老公下此毒手?随着案件审理的深入,一起因老来寻找伴侣而导致家庭不合,终绑架杀人的案情浮出水面。    【小老板续弦牵村姑,再婚女重温小家梦】  2001年,江小珍从保洁公司下班归来,正躺在公司的集体宿舍休息,平时要好的同事马艳丽乐哈哈地敲门进屋,“小珍呀,你交桃花运了,你也是结过婚的人,我就直说,我们公司的张老板想与你处对象,如果你以后巴结上我们张老板,后半生就再不用这样累死累活了。”江小珍一愣,她说的江老板,就是六联联盛电镀公司的老板张少委,时年42岁,与江小珍见过几次面,经常“小江、小江”地称呼她。  江小珍,1968年生于广西玉林,1989年与同村王建国结婚,婚后生育了一个男孩,生小孩后不久,王建国一改过去对江小珍百依百顺的个性,整日外出打牌,彻夜不归,而且还时常酗酒,小两口为此经常吵架,两人的感情终于走到尽头,1996年,两人协议离婚,儿子归丈夫王建国抚养。无依无靠的江小珍辞别年长的父母和家人只身来到深圳打工。在深圳,她进过厂、当过保姆、涮过盘子、做过保洁员,凡是劳动妇女能干的活,她几乎都做过,饱尝打工的艰辛。一晃几年过去了,她都是单身生活,现在竟有人向她提亲,让她如死水般的心,荡起了层层涟漪。江小珍羞赧地点了点头,说先交往了解再说。  张少委生于1957年,大江小珍11岁,广东本地人。与前妻生育了两个儿子,大儿张进华,小儿张进新,夫妻俩由于性格不合离了婚,两个儿子归张少委抚养,张少委在深圳龙岗开了一个资产1000万元的电镀厂,负责金属加工。两个儿子只有老大成了家,一家人和父亲一起住在一个大套间里。孤身生活10多年后,怕父亲老来无伴,两个儿子劝父亲趁年轻再找一个。张少委物色了江小珍。与张少委在一起,张少委对江小珍总是百依百顺,江小珍又仿佛找回了初恋的感觉。2001年10月,两人低调办理了结婚仪式。  进入张家后,江小珍俨然成为这个家的管家和保姆,洗衣、做饭、照顾工作劳累的张少委,虽然都是简单的家务活,但江小珍做得一丝不苟,张少委对江小珍很满意,心里认为,不仅为自己老来找了个伴,还为家里找了个好帮手。张少委空闲时,江小珍时常会向丈夫询问公司的情况。张少委总是“嗯,嗯”地答应着,说公司业务还行,很少与江小珍过多谈论公司的事情,一天江小珍试探地说:“老张,你看我在家也很无聊,不如我到厂里帮你们做点事。”“我们厂里都是男人干的活,你去恐怕不合适,还是在家照顾我们家人好。”说完张少委就没再理她。江小珍嘴里没再说什么,但心里却生了疙瘩,她想老不让我参与公司的事,是不是把我当外人。  2002年的一天,张少委愁眉苦脸地回到家,江小珍迎上去接上张少委的外衣,老张叹了口气瘫坐在沙发上,“唉,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啊!照这样下去,我一手打拼的基业迟早会毁在他手里。”江小珍泡一杯热茶递了上去,忙问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天下午,张少委一个久未谋面的老朋友约他见面,老张不好推辞,把生意交给小儿子张进新处理,并叮嘱他下午有一个客户来取货,让他按电镀面积收钱。儿子张进新却因为计算不精确,少收了2000多元钱。想起那亏损的2000多块钱,张少委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张少委因为太累,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了,江小珍从床上拿着毛毯盖在张少委身上,晚上11点多,孩子们都上床休息了,张少委仍然躺在沙发上睡得很香,江小珍不忍心叫他起来,于是打来热水,帮老张擦脸、洗脚。老张像小孩一样迷迷糊糊地发出呓语。怕张少委睡在沙发上着凉,江小珍从床上拿起厚被给老张盖着,在整理被褥时,张少委睁开了眼睛,握住江小珍的手说:“孩子们就知道与我对着干,还是你知我的心,对我好。我们虽是二婚,孩子又那么大了,但我还是会像对初恋情人一样一辈子对你好。”  听到老公的话,江小珍心里热乎乎的,外出打工这么多年,这是次男人对她如此深情地表白,她原以为再婚只想有所依靠,没想到二婚男人的感情还如此细腻。    【欲壑难填讨要财权,大权旁落风波渐起】  随后的日子,老两口感情日渐融洽,好像初婚夫妇,但两个儿子心里却对后母逐渐有了疙瘩。  江小珍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她见张少委对自己很信任,趁机提出要参与公司管理,帮丈夫分忧,张少委却爽快地答应了。江提出要管理财务,老板认为妻子管更放心,就满足了她的要求。见父亲把财政大权交给了外人管理,大儿子张进华很有意见,悄悄地把父亲拉到一边说:“财务收入是一个厂生存的根本,爸你怎么老糊涂了,怎么能把财权交给外人管理!江小珍又不是本地人,万一她把钱拐走了,我们到哪里找她去!”听了儿子的话,张少委只是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以后张少委也多了个心眼,常常是江小珍做完账后,他要再核查一遍,超过5000元的单,都要经过自己签字才能收发。  2003年1月,在家务农的江泽军知道姑姑嫁给了广东一个有钱的老板,做起老板娘,也来到了深圳,嚷着让姑姑在姑父厂里帮他谋个轻松的工作。江小珍把这事向丈夫说了,张少委就把江泽军安排到车间做技术工人,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江泽军原以为姑父会让他当个生产主管什么的,没想到却是做生产工人,这让江泽军心里很不爽,这哪是什么轻松活呀,分明连牛马都不如。更要命的是,别的工人都下班回家睡觉了,江泽军却被安排在厂里睡,说是晚上帮忙看材料,每天晚上,江泽军都睡不好觉,一有风吹草动,江泽军就一骨碌地爬起来,生怕有坏人来厂里偷材料或搬零部件。  干了一段时间后,江泽军向江小珍诉苦:“姑姑呀,我做的哪是人干的活啊。一天到晚累死累活的,一个月下来又拿不了几个钱。你让姑父帮我换一个体面点的活呗。”江小珍又要丈夫帮侄子安排一个生产主管的活。“刚进厂就想当主管,真是想得美。况且我这厂也不大,有我两个儿子管理就够,不用再添什么主管了。”张少委说。“就是吗,进我们厂做的就是体力活,干不了就拉倒,不能因为他是你侄子就另眼相看,我们俩还是我爸的儿子呢,不照样干吗。”小儿子张进新也在一旁帮腔。江小珍不好再多说,只是心里觉得憋屈,怎么说自己也是这个家半个主了,想把侄子调动一下工作岗位也不行呀。老家人都以为她嫁给了深圳一个大老板,是老板娘了,现在这点小事也办不成,以后让老家人知道了,她这张老脸往哪搁呀。侄子的工作终没调成,想到这里,江小珍禁不住黯然落泪。  年终张进华、张进新两兄弟对库存货物进行了盘点,发现有20多个零部件不对数,便认为是江泽军偷去卖了,江泽军大怒,“我白天累死累活帮你们干活,晚上还要照看工厂的材料,这半年来,我从未迈出工厂半步,我能拿东西到哪里去卖?”老大不服气地说:“就算不是你偷的,你看材料丢了东西也有责任。”江泽军恨得咬牙切齿,自己看材料没多要张家一分工资,现在东西少了,又来找他麻烦,江泽军气愤地甩手离开了。以后张家兄弟对江家人越来越不信任,张进新也私下里对父亲说,江家人品行不好。  张想扩大生产规模,江泽军也很看好电镀这一行业,在老家东拼西凑,凑了5万块钱,说是想入股,张少委收下钱后,第二天又把钱退给了江泽军,说已筹到钱了,不想麻烦自家人。江泽军心想,前几天还闹钱荒呢,怎么这么快就搞到钱了,江泽军推辞说:“姑父既然缺钱,就先拿着用,我自家还有些闲钱,不麻烦的。”两人客气一番后,在一旁的张进新冷不丁地来了一句:“我们是家族企业,不会让外人参股。”江泽军一听愣住,像是明白了,不平地走开了。在张少委开办的工厂干了一段时间后,江泽军始终得不到张家的信任,自知在这里干体力活没前途,还不如回家种地。12月,江泽军黯然地离开了张家,回老家广西玉林。临走时,江泽军直言不讳地对江小珍说:“姑姑,我看你明里是嫁给了有钱人,实际上是帮张老板在当保姆,做佣人,我看在这里待着,还不如回老家快活。”    【积怨加深合谋不轨,千里绑架坑杀亲夫】  内侄回家后,江小珍自感在张家没地位,常常为自己在张家的前景郁闷不已,在财务做账时,因不时会发生一些小差错,张少委见后常叹息说:“还是文化水平低了些,要是公司管财务的是个大学生,我就会少很多麻烦。”  2006年,老大江进华的妻子朱红从原来的公司辞职了,朱红是名牌大学财会专业本科学历,有着多年的财会从业经验,张少委想要儿媳来管财务,就把江小珍叫到办公室,“小珍啊,你看我们俩年纪都大了,这些财务管理之类的活还是交给年轻人好。你看,朱红辞了原来的工作,想全心全意帮公司发展,她有着丰富的财务经验,我看以后管账这一块还是交给她吧,你也乐得享享清福。”江小珍知道老张是想把她彻底排挤出公司,争辩说:“我们公司小,烦不了她这高才生大驾吧,况且我对公司业务都很熟了,她个一生手来接手,恐怕一时难胜任。”张少委脸刷的一红,嚷道:“你别再争辩了,这事我已和孩子们商量好了,我们都是岁数大的人了,不要不识趣,该干吗干吗去,不要再掺合年轻人的事了。”江小珍不好再说什么,回到家后,关上门,生了一天的闷气,后到一姐妹家打了一上午的牌,气才渐渐消了,一屋的姐妹们听说江小珍要从财务位置上退下来,也纷纷劝她在家跟老张享享清福算了,在姐妹们的劝慰下,江小珍的气渐渐消了。心想,自己嫁给老张,虽不能在亲戚朋友面前张脸,但至少自己的下半生不用像原来一样靠打工生活,想到这里,江小珍有了些许欣慰。  闲下来的江小珍为了消愁,天天叫一些闲人到自家打牌、唠嗑,搞得家里乌烟瘴气,有时一家人的饭也懒得做,这让江家两兄弟很生气,送走打牌的人后,江进新会指桑骂槐地说:“讨来个老母鸡,只会吃谷,不会下蛋,养它何用!”江小珍早已习惯了江家兄弟的风言风雨,不以为然地走开了。张少委在工厂管理一段时间后,也退居了二线,工厂全权交给了两个儿子打理。张少委与江小珍的爱好迥然不同,张少委好静,常常约一些老人一起下下棋,或独自骑着自行车到郊外钓鱼,老两口很少凑在一块,相互之间缺乏交流,一旦江小珍与儿子们争吵,张少委很自然地就站在儿子们一边,见全家人都把矛头指向她,江小珍总觉得满腹委屈,常常是饭还没吃一半,就憋着一肚子闷气躲进了房间,侄子江泽军在广西时常打来电话询问姑姑过得如何?江小珍一肚子闷气无处说,竹筒倒豆似的把张家人对她的不好一股脑儿说出来,一听说张家人对姑姑不好,江泽军恨得咬牙切齿,“原来江家人苛刻、折磨我,现在我走了又来欺侮姑姑,我迟早要做掉他们一个,让他们知道,我们外地人也不是好欺侮的。”见侄子肯为她消气,江小珍很欣慰,但听说要杀人,江小珍忙劝侄子不要冲动。  随着用工成本的上升,工厂里的工资成本越来越高,如何在不提高工资的情况下,留住员工,是江家兄弟愁思苦想的一个问题,江进新提议说:“现在很多工厂都管吃管住的了,我们厂由于条件所制,只管住不管吃,这导致很多工人流失了,我看现在江阿姨也闲着,不如让她来帮我们做饭。”兄弟俩一合计觉得不错,于是把这事向父亲说了,张少委向江小珍说明了情况,起初江小珍很不愿意,但还是经不住家人的劝说,勉强答应了。  自从答应帮工厂做饭后,江小珍里外都忙,做完厂里10多号工人的饭,又要回家做自家的饭,再也没有空闲时间找人玩牌了,张少委却落个自我清闲,常去约朋友下棋、打太极、打门球、钓鱼,过起了老年人的闲居生活。江小珍白天累死累活,晚上她试探性地向张少委提出:“老张啊,你看别的夫妻都是成双成对地往外走,你也跟孩子们说说,让我多留点时间陪陪你呀。”“都老夫老妻了,等孩子们的事业有成了,我们浪漫的机会多着呢。”江小珍再想多说什么,张少委就推说累,呼呼地睡起了大觉。江小珍倍感委屈,孩子们把她当下人,老公也不理解她。无尽的委屈,她只能向侄子江泽军说,江泽军一听这事,就咽不下这口气,口口声声要把张少委揍一顿。 共 616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输卵管积液不孕,原来是这些原因导致的,你知道吗?
哈尔滨的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医院治癫痫

上一篇:缘灭1

下一篇:牛郎织女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