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266神火教宗

发布时间:2019-06-26 01:20:07 编辑:笔名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剑破天门 266.神火教宗(小说屋 )“你猜!”陆尘冷笑道。“他是无双剑圣的孙辈子弟。”归一的声音在夜空响起,挺拔的身影从天而降,轻飘飘落在了街道旁边一座屋脊,冷漠俯视着下方的局面。听到归一的解释,围堵陆尘的三大先天高手顿时一愣,眼神充满了震惊。他们可是早就听闻,五年之前,无双城遭遇七杀袭击,一夜之间,陆家满门被屠杀,血流成河,无一幸免。怎么突然之间,还有余孽出现,实在匪夷所思。要知道,七杀行事,一向心狠手辣,对目标全部斩草除根。难道当年还有漏网之鱼不成。陆尘目光冷冷的扫过四周,心中一下子跌下了深谷,这可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局势一下子对他变得极其不利了。两个先天实丹境界,一个虚丹境界,已经令他非常头疼了,现在又来了他归一师兄,以一敌四,陆尘即便是再有信心,也不禁浑身冷汗直流。“归一师兄,你堕落了!”陆尘望着屋顶上方的人道。归一站在高处,眼眸深邃,刀锋似的嘴唇轻轻抿住,默不吭声。“小子,既然你是无双剑圣的传人,为何要阻挠我们办事。”徐夜冷冷道。“为了争夺玄龟秘甲,强取豪夺,灭人满门,这就是你们办事的方法。”陆尘冷喝道。徐夜嗤笑道:“那又怎么样,我神火教办事,这天底下又有谁阻拦得了?”听了对方的话,陆尘微微一怔,旋即冷笑道:“原来你们是神火教的人,天下八大宗派之一,怪不得这么野蛮霸道。”“既然你知道了这个秘密,那今天晚上注定要躺在这里。”徐夜手持双刀,狞笑一声,再次踏着积水飞速奔向陆尘。“青焰,杀了他。”后面的妖娆女人听到徐夜的声音,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无双剑圣的传人,有意思。”呼!名为青焰的女人一闪,瞬间化作一抹魅影冲了上去。甩手便是两团炽烈的火焰。陆尘手持双剑,环顾四周,脚掌飘忽一转,躲开飞射而来的两团火焰,玄青重剑带着可怕力道狠狠劈向徐夜,势大力沉。青焰飞奔而来,猛的一脚掌踢向陆尘脑袋。徐夜知道陆尘这柄重剑的可怕,浑身涌出一丝丝银色雷电,双刀交叉挡住。蓬的一声,徐夜被劈得暴退两步,双臂一阵发麻。陆尘鬼魅般一闪,避开背后青焰这一脚,盘龙神剑加速抖动,在半空中飘忽闪烁起来,诡异莫测。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一瞬间,盘龙神剑劈出十七剑,仿佛疾风骤雨,铺天盖地劈下,并且他的每一剑都蕴含一种变化,诡异莫测。面对如此诡异的剑法,青焰大惊失色,双手滑出两根红色簪子模样的武器,极速后撤,同时一边疯狂抵挡。锵!锵!锵!连续挡住十六剑,几乎让青焰使出了浑身解数,一剑仿佛毒蛇般,绕开了她的兵器划破了她胸甲上肌肤。青焰飞速撤退,俏脸煞白,刚刚如果不是她撤退得够快,差点就被对方一剑给削断了喉咙,令她后怕不已。太快,太诡异了,他从没遇见过如此凌厉阴毒的剑法。身形魁梧的罗汉站在不远处,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对于两个同伴的实力,他是非常清楚的!同时对付一个人,居然还是处于下风,不愧是无双剑圣的传人。“哼,无双剑圣的传人果然厉害,小小年纪,比他祖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惜,今天就要陨落在这里了。”徐夜舔了舔嘴角,眼眸闪过一抹阴狠的冷光。淅沥沥的雨停了,整个街道渐渐变得安静下来,一滴滴雨水沿着屋檐滴落,落在地面上,滴滴答答,溅起一朵朵优美的水花。陆尘站在街道上,冷漠的望着众人,显得无比的霸气。“小子受死吧!”徐夜徒然暴起,八柄尖刀闪电般甩向陆尘。嗖!陆尘仿佛一缕青烟,在狭窄的巷道内,飘忽移动。叮!叮!叮!弧形尖刀一柄接一柄的射向陆尘,皆是穿透了一道道残影。陆尘没有理会徐夜的纠缠,整个人直接奔向身后的红甲女人。罗汉眼里有着强烈的困惑:“你到底许诺了他们什么,让他们起了反叛我的决心!”叶龙轩谈笑风生道:“没许诺什么,只是给他们讲了一个唇亡齿寒的道理,你也太贪婪了,路人皆知!你步步紧逼,把鬼杀帮和七凶逼到了绝路上,我只是起了领头作用罢了!”铜虎和姜少花都露出冷酷的神色,回想起数月前,被虎鲨帮围追堵截的悲惨日子,他们就怨恨无比。恰是叶龙轩的出现,给他们指明了出路,将三股力量拧成一股绳,合谋算计虎鲨帮,这一切都在叶龙轩的计划当中。他们早有铲除虎鲨帮的决心,只是一只隐忍至今,苦尽甘来,终于可以出这口恶气了。“叶龙轩,你真是太狠毒了!”罗汉左拳握得咔咔作响,脸色铁青,牙齿咬得梆梆作响。他打死也想不到,一步步走来,竟然都是叶龙轩设计的,可笑他一直以为自己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罗汉你还是束手就擒吧,你那些虎鲨帮的兄弟都被拦在外面了,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铜虎领着一帮黑衣人围过来,不住的嘲讽道。陆尘站在人群里,默不吭声,当他看到这一幕时,心里震惊万分,这叶龙轩好深的心机啊,居然耍得虎鲨帮团团转,每一步都将罗汉这蠢货算计得死死的,令他毫无反抗的机会,不愧是黑狼门的门主,叶龙轩真有一套,,难怪他之前那么有把握,原来是早有准备。罗汉被逼到穷途末路的地步,气得眼睛赤红,忽然低吼一声:“苏云,孙子铭随老子杀出重围!”他猛然握着黑铁长棍猛地横扫开去。当即砸到不少包围过来的黑衣人,罗汉见状大喜,连忙准备逃窜,然而,一只白嫩小手握着一根短刺,忽然从后面闪电般刺过来,瞬间在他结实的后背上扎出一个血窟窿!‘嘶’罗汉虎目瞪得滚圆,扭头看向苏云:“你也是叶龙轩派来的!”苏云站在他身后,一阵冷笑:“没错,罗汉,你今天死定了!”罗汉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天昏地暗,脑袋一阵眩晕,他的身边居然都是叶龙轩安插的人,而忠于他的手下,早在之前却不幸死在了陆尘手里。这霉运一来,真是喝凉水都塞牙!“滚!”罗汉低吼一声,内劲喷涌,直接一掌将对方击飞,此时已经来不及查看背后伤势,只是趁机疯狂往街道外面飞窜。另一侧的孙子鸣一拳轰飞包围数名黑衣人,冲到罗汉身边,急切的大喊道:“帮主,快随我来,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罗汉见到忽然跑过来帮忙的孙子鸣,不仅没有感激,反而露出冷笑,猛地就是一棍子砸过去,将孙子鸣砸得脑浆四溅,当场暴毙而亡!罗汉看也不看一眼,疯狂往街道外面飞奔,心得却是冷笑:“带我去个安全的地方?哼,还跟老子惺惺作态,真当我是白痴么,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叶龙轩派过来的!”可怜忠心耿耿的孙子鸣根本不会想到罗汉会这么对他,居然被罗汉一棍子给砸死了,死得太冤枉了。叶龙轩摇了摇头,叹息道:“如今这罗汉四面楚歌,已经信不过身边任何人了,这孙子鸣也是可悲!”“门主,那罗汉逃走了,怎么办?”武行站在一旁连道,其他几人也显得十分焦急。叶龙轩淡然一笑:“急什么,你没看到我们身边少了一个人么?”“谁?”武行疑惑道。黄袍男子罗青插嘴了一句:“陆尘公子去追了,你们难道没注意到?”武行和叶梓芸扫了周围一眼,都是心中一惊,他们没有看到陆尘的身影,果然如罗青说的一样,这人行动好快,什么时候消失的,他们竟然一个都没察觉到。罗汉走后,虎鲨帮群龙无首,很多人都不知道黑狼门这里发生了什么变故,都在等待号令。而铜虎率领的鬼杀帮和七凶统领的帮众联合起来,趁机疯狂屠戮虎鲨帮的帮众。“啊!”“住手!”“你们干什么?”绵绵风雨中,无数黑衣人和披着蓑衣的汉子举起了手中兵刃,挥向了虎鲨帮的子弟,惨叫声,怒吼声,求饶声交织成一片。现场宛若人间地狱,血腥一片,连这天都被这血给染红了。虎鲨帮本来就是一帮乌合之众,如果说阳修天,张峰这些堂主还在,或许还有反抗之力,可惜他们太得意忘形了,以为剿灭黑狼门十拿九稳,却小看了叶龙轩的心计,导致这些中流砥柱惨死在陆尘手里。“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叶梓芸看着门外的铜虎和姜少花这些帮派首领,美眸尽显困惑之色。不仅是她,黑狼门其余三人都是显得无比疑惑。这鬼杀帮和七凶不是与虎鲨帮同穿一条裤子么,关键时刻,怎么窝里反了?叶龙轩笑而不语,默默欣赏着外面上演的大戏!倒是一旁的罗青说了一句:“是门主略施小技而已,有什么可惊讶的!”“罗青你也知道这件事?”叶梓芸显得很诧异,她大哥连这些秘密都没告诉她,隐藏得真是够深啊!武行皆不可耐道:“罗青你别卖关子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给大伙说说!”罗青笑道:“你们难道还猜不出来么,外面都在盛传鬼杀帮和七凶归顺了虎鲨帮,其实这根本就是门主事先与两位帮主窜通好的,上演的一场戏码。故意让他们假意投诚,敷衍罗汉。而罗汉根本不会想到这是门主想好的计策,云海城两大帮派同时归顺于他,罗汉自然欢喜万分,这信心一旦膨胀,肯定会得意忘形,他一直视我黑狼门为眼中钉,肉中刺。势力大涨后,想都不用想,他步必定就是肯定拿我黑狼门开刀!”“这仅仅只是步,等到虎鲨帮带着鬼杀门和七凶一同前来,按照他们商量好的对策,进行左右夹攻,包围黑狼门!”“这是第二步,门主考虑到罗汉手下精英强将太多,于是便请来了那位身手不凡的陆尘兄弟,断他爪牙,便是里应外合,杀他个措手不及!”“门主,果然深谋远虑,考虑周全,老朽佩服!”李振山抚了抚须子,笑吟吟道。他们都本以为今天便是黑狼门大难临头之际,没想到,事情发展到竟然是这般出人意料的结果,黑狼门元老对于门主的英明决定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个个心情振奋。不愧是足智多谋的叶龙轩,竟能将一盘死棋盘活,难怪城主曾经给他那么高的评价,若是出生在上官雄统领的封建时代,必定是一位足智多谋的将相之才。“门主,虎鲨帮余孽已经尽数铲除,下一步该如何行事,请您明示!”虎鲨帮堂主苏云走来,半跪在地,拱手恭敬道。叶龙轩含笑道:“这几年辛苦你了,红蝎,立即整顿所有人马,明日一早,准备开始收编虎鲨帮的地盘,这次解决虎鲨帮,记你一次大功!”“谢谢门主厚爱,唯命是从!”苏云恭敬道。一旁的叶梓芸诧异的盯着苏云:“大哥,她就是那位暗自潜伏在虎鲨帮的红蝎?”“对,她就是我安插在罗汉身边的眼线,这么多年为什么我能对虎鲨帮了如指掌,全凭苏云在暗中相助,要不然,这次争斗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数!”叶龙轩感叹道,布了这么多年的局,终于是派上用场了,没有功亏于溃。前些日子,其实罗汉早应该发现陆尘潜伏在红馆,只不过当时是由苏云打着虎鲨帮的旗号搜查红馆,她发现了陆尘潜伏在里面,可惜她并没有报告给罗汉,而是转头告诉了叶龙轩。当时,虎鲨帮的小头目陈冰也察觉到了陆尘的踪迹,可惜他上报的消息全部被苏云给拦截了下来,没有丝毫泄露出去。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叶龙轩知道陆尘潜伏在红馆的原因。由此可见,叶龙轩的心思是多么心思缜密,早就在虎鲨帮罗汉对黑狼门虎视眈眈之际,就在身边埋伏了棋子。可怜罗汉自以为是,太过自信,殊不知,他的每一步都在叶龙轩的精心算计中,环环相扣,更是上演了连环计,将整个虎鲨帮的精锐一网打尽!抛砖引玉,借刀杀人,空城计,里应外合,反间计,叶龙轩将这些计策可谓是轮番使在了虎鲨帮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可悲的罗汉一步也没有识破围绕他展开的算计!“那罗汉怎么办?”武行忍不住道,虎鲨帮虽然完了,但是帮主罗汉跑了,一旦让他逃脱,日后有机会东山再起,肯定会为黑狼门埋下祸患。“那个陆尘不是去追了么?”叶梓芸道。武行眉头微皱,有些不信:“就他,能解决掉罗汉,那毕竟是后天九重的武者啊!”“你们太小瞧那个陆尘了!”叶龙轩摇摇头,神色显得很平静,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大哥,你就那么相信那个陆尘!”叶梓云不解的看着大哥。叶龙轩笑道:“你们就拭目以待吧!”青雀街上,还懒洋洋的站着十几个红衣汉子,这些都是罗汉刻意留下来,看守大本营的一些帮众。他们都以为虎鲨帮此去剿灭黑狼门必定是大获全胜,收获累累,可惜他们被帮主拍下来留守总舵,没有机会跟着去讨到好处,只能聚在一起大发牢骚,一个个站姿松松垮垮,一点警惕心都没有。“黑狼门这次是完蛋了,三大帮派联合讨伐,肯定是当年白虎楼的下场!”“哼,谁说不是呢,那叶龙轩不自量力,自寻死路,有什么办法!”“可惜,我们没有机会去分一杯羹!”就在这时,街道远处飞速奔来一道魁梧身影,脚步声显得非常急促,所到之处,水花飞溅,引起了极大动静。“谁,虎鲨帮重地,擅闯者杀无赦!”一名红衣帮众机警的反应过来,迅速拔出随身长刀厉声喝道。罗汉神色狼狈,声音低沉吼道:“是我!”“帮主!”所有帮众吃惊道,皆露出困惑之色,帮主不是去剿灭黑狼门了么,怎么只身一人回来了,不对劲啊!“你们守住这条街,不能让任何一个人进来!”罗汉低吼道,额头青筋暴跳,心情差到了极点。“怎么回事,帮主?”一名帮众问道。罗汉眼睛通红,毫不客气的呵斥道:“闭嘴,少给老子废话!”“是是!”一个个帮众吓了一跳。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街道中响起:“罗汉,今天你插翅难逃?”罗汉与众多帮众闻言,顿时朝街道中望去。一道黑衣身影手执一柄碧色利剑,在绵绵细雨中漫步走来,脚步轻缓,显得非常优雅,汹涌的气势,仿佛一层浪涛涌来,充斥着街道每一处角落。他深邃的瞳孔倒映着罗汉的身影,一步步放大,冷峻的脸庞上没有丝毫表情,仿佛看着一堆死人如冷血无情。罗汉忍不住一哆嗦,心底莫名涌出一股寒意。明明对方只是一个人,但是气势却胜过千军万马,让他心头生不起任何战意。月黑风高杀人夜,雨落漫天血成河!这对陆尘来说,是一股富有诗意的夜晚!“小子,你是谁,不要命了?”一名不识趣的红衣汉子喝道。刷,陆尘身影一动,空气里便响起了一阵悦耳的剑吟声。‘噗’的一声,血花飞溅!下一刻,盘龙神剑便瞬间贯穿了这名汉子的喉咙,他眼睛瞪得滚圆,满脸不可置信!对方的剑,只有一个字能诠释,那就是快,快得毫无征兆。他们只是眼前一花,三四十米开外的黑衣身影就到了眼前。罗汉见状,眼皮直跳,疯狂低吼:“拦住他,快给老子拦住他!”他自己却转往虎鲨帮总舵大院狂奔。“杀!”剩下的十几名帮众得令,直接抽刀飞扑而上,根本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哼,就凭你们!”陆尘冷笑一声,身形飘忽两次晃动,轻易躲开三名帮众的联手围攻!徒然剑光一闪,前排两名汉子喉咙瞬间被划出一道血线,顿时鲜血狂喷,眼睛圆瞪。另外一名帮众还想偷袭,却被陆尘甩腿一脚踹飞,重重砸在后面的墙壁上,脊椎骨断成几截!“休得猖狂!”一名满脸阴狠的青年低吼道,领着剩余七八名伙伴围住陆尘,同时出刀劈向他。“拦我者死!”陆尘低喝一声,原本笔直的盘龙神剑瞬间变得柔韧无比,轻轻颤动,仿佛一条响尾蛇,嘶嘶作响。软剑一动,瞬间无数剑光便朝四周飘洒开来,如同一张剑网,将周围所有人都笼罩住。“噗”“噗”“噗”一连串血肉划开声响起,周围那些红衣汉子根本来不及防御,就被眼花缭乱的漫天剑光席卷,绞得遍体鳞伤。这些红衣汉子好像同一时间遭遇重创,四面八方翻滚开去,重重跌倒在地,接二连三发出惨叫,凄厉至极。一个个狼狈无比,轻者断手断脚,重者一击必杀!这就是盘龙神剑的威力!“你们的动作太慢了!”陆尘越过一具具尸体,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缓缓走向虎鲨帮总舵!虎鲨帮的总舵是一座荒废的大院,里面有外院,外堂和内堂之分!罗汉飞奔进门后,立即关上大门,蹿进内堂收拾细软和一些贵重物品,准备潜逃!“黑狼门与铜虎他们互相勾结,毁了老子的虎鲨帮,以叶龙轩的个性,他是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快点逃,越远越好。”罗汉在内堂搜寻了一番,打包了一些贵重物品,转身就准备离开。然而,他的目光瞥见内堂中东南角的那座铁笼时,心中却是迟疑了:“差点忘记了,尊者需要的那个少女还在这,如果撒手不管,到时候,尊者肯定会怪罪下来,那我就死定了!”念及于此,罗汉不敢冒着得罪尊者的风险,只身离去,于是,他快步走过去,放下铁笼,将困在里面已有半月之久的赵若揪出。“你要干什么?”赵若被罗汉提出囚笼,吓得发出一阵尖叫,不停的进行疯狂挣扎。罗汉狞笑道:“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赵若不停的哭喊着。罗汉见她不老实,顿时吼道:“给老子闭嘴,再动一下,老子活活扒了你的皮!”“求你了,放过我吧!”赵若哭喊着,披头散发的样子,显得十分凄惨,这段时间,她快被这些畜生折磨疯了。罗汉冷笑:“放过你,老子还等着你帮我立功了,怎么可能放过你!”“你到底想怎样?”赵若动作使劲挣扎,可惜在罗汉手里,她就像是一只待宰的雏鸡。罗汉提着她一边走,一边冷笑道:“老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这丫头别做无谓反抗了,免受皮肉之苦。”“放开她!”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紧闭的大门好似被重重的推了一把,被一股无形之力豁然冲开。淋漓风雨中,陆尘如死神般的精瘦身影傲然挺立,目光如剑一般投射在罗汉身上!看到来人,罗汉额头顿时冒出冷汗,声音低沉道:“小子,你真想赶尽杀绝!”“是你自己作茧自缚,怪得了谁!”陆尘冷冷道。赵若看到来人是陆尘,顿时激动的大喊:“陆尘大哥!”这一呼喊,罗汉立马意识到不对劲:“你们认识?”“放了她,留你全尸!”陆尘毫不客气的提剑指着对方喝道!罗汉思前想后,仿佛困在心头的谜团终于有了答案,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前些日子,夜闯我虎鲨帮的那个神秘凶手!”“猜对了,可惜这一切都太迟了!”陆尘嘴角掀起冷笑。罗汉气得咬牙切齿:“杂碎,老子还以为你是叶龙轩派来的,没想到,结果居然是这样!”“当你囚住这个少女开始,你就注定了要承受失败的结果!”陆尘漠然道,丝毫没有感觉到罗汉暴怒的目光。“老子与你无冤无仇,为何一直与我虎鲨帮处处作对?”罗汉强忍着怒火道。陆尘哼了一声:“你虎鲨帮丧尽天良,坏事做尽,多行不义必自毙,我只是替天行道罢了!”“替天行道,呵呵,好狂的口气,真不知道你这自信哪里来的?”罗汉一掌打昏赵若,将她随意的扔在一旁,拿起随身的黑铁长棍,准备开始对付陆尘。“你这样的蠢货,一百个加起来也不是叶龙轩的对手,还想统一云海城的地下势力,简直就是做梦!”陆尘毫不客气的嘲讽道。“找死,拿命来!”不提叶龙轩还好,一提叶龙轩,罗汉心中的火气就噌噌往上窜!身影一动,罗汉化作幻影火速掠过内堂数十米的距离,挥舞着那根黑铁长棍,狠狠扫向陆尘。陆尘早就等着他过来,手中盘龙神剑迅速抖得笔直,闪电般劈过去!黑铁长棍与盘龙神剑瞬间进行了亲密的碰撞!“铛!”的一声,火星四溅!汹涌的强劲力道顺着对方长棍涌来,陆尘的软剑瞬间变形,整个人被砸得倒飞。罗汉毕竟是后天九重的高手,虽然脑袋不太灵活,但是本身实力却不容小觑,更何况他手中长棍招式是以霸道凶猛著称,两人硬碰硬,陆尘其实并不占优势!一击得手,罗汉顿时信心大增,再次握着黑铁长棍扑向跌入街道外面的陆尘。陆尘倒飞途中,一脚踢在后方墙壁,凌空翻身一跃,盘龙神剑迅速一个抖动,闪电般刺向对方。“哼,同样的招式再来一次,你也太愚蠢了!”罗汉狞笑,黑铁长棍猛地砸向半空冲来的陆尘,空气顿时一阵爆响,仿佛一道炸裂的奔雷。然而,盘龙神剑与黑铁长棍接触瞬间,却是诡异弯曲变形,仿佛一条诡异的毒蛇,灵活缠住铁棍,顺势游动!剑头犹如吐着蛇信子的毒蛇,阴狠无比。“阴险!”罗汉心头大骇,连忙抽身暴退,再也不敢小瞧对方了!陆尘冷冷道:“这是软剑,招式本来就阴险,亏你还是一帮之主,这点眼力都没有!”“你认为凭这些能打败我么,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罗汉嗤笑道。陆尘抬起手中利剑,轻轻抚过冰冷的剑体,折射出一抹碧色的剑光,映衬着他冰冷的双眸:“既然这样,那我就动点真格的吧!”话刚落音,他精瘦身影飘忽一闪,仿佛一道诡异的幽灵,近乎瞬间划过数十米距离,冲向了对方!细雨蒙蒙中,盘龙神剑疯狂闪动,瞬间爆发出十八道刺目的碧色剑光,犹如一阵旋风,铺天盖地席卷罗汉。影舞幻剑诀第二式:幻剑如风!“糟糕!”罗汉脸色大变,他没想到对方的速度这么快,眨眼便到了自己面前,视野中更是被那妖邪的碧色剑光所充斥!“棍影如山!”罗汉低喝一声,咬着牙抡起黑铁长棍疯狂抵挡那铺天盖地涌来的剑光!黑铁棍疯狂舞动,将他周围防御得密不透风,滴水不进!这是罗汉成名绝技,泼水棍法,防御起来水泼不进,仿佛乌龟壳,攻击更是霸道凶猛,他就是凭借这套棍法坐稳虎鲨帮的帮主之位。云海城中,败在他手下的高手数不胜数,他很自信,对方那诡异的剑法根本伤不倒自己。“叮”“叮”“叮”两道兵器互相碰撞,激烈至极,一连串的声响犹如雨打芭蕉,响个不停。一瞬间,两人便交击了数十次!“你休想伤到我!”罗汉拼死抵挡陆尘凶猛的进攻,一边又毫不客气的嗤笑道!陆尘冷笑道:“是么?”左手闪电般探出,赤鳞臂猛然暴涨一圈,一层层淡金色的赤鳞悄然浮现,狠狠一拳砸在对方的黑铁棍上。“狂雷一击!”一瞬间,爆发出接近两万斤的力道,所到之处,空气震颤,爆音炸响。感受黑铁棍传来的恐怖力道,罗汉顿时脸色大变,整个人被震得暴退十几米远,才勉强稳住身形,黑铁棍不停的颤抖,手腕更是一阵发麻。“你的手?”罗汉眉骨抽搐,惊异的盯着陆尘那支诡异的淡金色手臂。陆尘握了握左臂,邪笑道:“怎么样,惊喜么?”“你到底是何人!”罗汉怒喝道。刚刚这一拳直接震散了他的招式,狂暴的内劲穿透双臂,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损伤。所谓一力降十会,再高超的技巧在的力量面前,那也只是个笑话!罗汉的防御很强,就像是一个乌龟壳,可是在蛮力面前,那也要退避三舍。“我是何人,你猜猜看?”陆尘甩动盘龙神剑,漫不经心道。罗汉面色阴沉,内心愤怒无比,这个黑衣青年太难缠了,必须得趁早解决掉,要是等叶龙轩腾出手来,他就是死路一条。“很好,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实力,我承认之前有些小瞧你了,不过现在,我也开始动动真格,让你见识一下我泼水棍法的厉害!”罗汉深吸一口气,将黑铁棍随意舞动着,居然在原地卷起一阵狂风,犹如一个圆形屏障,顿时将方圆五丈之内的雨水,全部隔绝在外面。陆尘眼睛微微眯起,神色变得凝重,走投无路的罗汉应该是准备要拼命了,不能大意,手中盘龙神剑瞬间变得笔直,绵绵细雨中,泛着诡异的碧光。“奔虎!”罗汉低吼一声,周围的狂风在长棍的舞动下,转眼便形成一头模糊的猛虎,带着威猛的咆哮声朝街道中央的陆尘奔涌而去。那霸道的黑铁棍就藏着那模糊的虎头中,所到之处,积蓄在街道上的水迹全部朝两侧退散,狂暴的气息排山倒海般压迫向陆尘。早有防备的陆尘眼眸精光乍现,随即低喝一声:“影舞幻剑诀第三式,龙形剑火!”整个人瞬间化作一抹风,迎面冲向对方,盘龙神剑舞动的一瞬,便消失在空气里。紧接着,空气出现一排碧色剑影,挂满漫天,细数之下,竟然有四十八道剑光组成,彼此串连,隐约形成一条剑龙,霸道的气息横扫八方!寂静的街道上,两道身影飞速冲向对方,碧色利剑瞬间与强横霸道的黑铁棍狠狠撞击在一起。“吼!”“嗷!”一阵龙吟虎啸,空气里水汽疯狂震荡,激起无数水花,朝四周飞射,在两侧的墙壁上留下一个个小孔,形成的力道堪比暗器!可是结果,双方势均力敌,不分上下!见到这一幕,罗汉大惊失色:“这家伙居然有这么浑厚的内劲!”陆尘跟随师傅王雨川那么长时间,根基早就锻炼得扎实无比,不论是剑术还是内劲,都要比同级之辈强上一线!罗汉虽然是后天九重强者,但是他有一个外人不知道的致命弱点,其实他的实力并不是靠自己修炼累积的,不过是靠一种神秘丹药强行提升上去的。尽管这种揠苗助长式的修炼速度能很快提高实力,但是根基却远远不及同级之辈,甚至与低一级的武者相比,也强不了多少!罗汉大惊,在这失神片刻,陆尘手中的盘龙神剑忽然变得柔韧无比,犹如毒蛇般缠住黑铁棍,盘绕着急速游动,瞬间刺进了罗汉胸膛!突如其来的一幕,令罗汉措手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那柄灵活的利剑刺入身体,想要抽身爆退,却已经来不及了。“噗!”罗汉嘴里喷出一口血,虎目瞪得滚圆!他就要死在这里了么,可是他不甘心啊,他是虎鲨帮的帮主,还要统一云海城的地下世界,怎么能死在这个不明不白的夜晚。“你也给老子去死!”罗汉双臂猛然挥动笨重的黑铁混,运气剩余的所有力气,狠狠砸向陆尘。陆尘见势不妙,拔剑暴退,身形一动,化作一抹飘忽的幽灵闪电般从罗汉身侧穿过,凌厉的剑光一闪!罗汉的整个人一颤,双眸渐渐失去神采,扑通一声,人头落地。“啪!”一滴血顺着盘龙神剑的剑尖滴落,在寂静的街道上溅起一朵凄艳的血花!“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能逼动用影舞幻剑诀第三式,你九泉之下,也足以自豪了!”陆尘缓缓回过头,撇着倒在血水中的尸体,一脸冷酷。“少年郎,你的功夫很不错,哪里学的!”就在这时,一道邪魅的女人笑声毫无征兆的在夜空下响了起来,显得极为突兀。陆尘瞳孔顿时一缩,浑身惊出一身冷汗,这附近居然还藏着人,他却一点都没察觉,诡异至极!他很快反应过来,警惕的目光扫过周围一切景物,环顾四周,仔细搜寻了一会,终于在街道尽头一处酒楼发现了对方身影!阴暗的街道一处酒楼屋顶,立着一道黑袍身影,脸色带着青铜恶鬼面具,露出一双邪魅的目光,带着莫名的意味注视着街道上的陆尘。陆尘看到那带着恶鬼面具的身影,整个人如遭雷击,心头狂震。仿佛眼前的一切又回到了两年多以前。那也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同样也是一个带着恶鬼面具的神秘人,站在无双城的城楼顶上,俯视着萧庭,目光透着嘲讽。“你是谁?”陆尘强忍着心头疑惑,一字一句道。那神秘人淡笑道:“我是谁,你不用管,我很想知道你师承何门何派,能够凭借后天八重的实力击杀后天九重的罗汉!”“我凭什么告诉你!”陆尘喝道,听对方声音明显是个女人,对方能够隐藏着在附近,而不被他察觉,必定是个高手。对方身上无形中散发的气息让他隐约感到了一阵威胁感,由不得他不小心点。神秘人的声音轻笑道:“少年郎,你刚刚可是杀了我的手下,但是我要杀你易如反掌,这个理由足够了吧!”“你威胁我?”陆尘浑身一震,目光透着冰冷。那黑袍女人笑吟吟道:“威胁?就你一个后天小子,值得本尊出手么!本尊只是很欣赏你而已,不要误会了!”“你和他是一伙的?”陆尘指着脚下的罗汉,漠然道。那黑袍女人负手而立:“同伙,哼,他有什么资格成为本尊的同伙,说起来,他只是我的一枚棋子,这样的废物本尊一抓一大把,算不得什么!”就在这时,一名黑衣蒙面的汉子从虎鲨帮总舵钻了出来,身上扛着一个少女,见到陆尘出现在街道,顿时一愣,连忙怒喝道:“尊者,这个人就是坏我好事的杂碎赶紧杀了他!”陆尘见到这个黑衣汉子,开始还没认出来,可是看到他手里那杆银色长枪后,顿时想起了当日在赵家村交手的一幕。站在屋顶的黑袍女人邪笑道:“吴霜,你这副口气很有意思啊,是在命令本尊么!”吴霜吓得头冒冷汗:“属下不敢!”“哼!”黑袍女人哼了一声:“废物,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还好意思跟本尊这么说话,要你们有何用!”吴霜当即半跪在地,恭声解释道:“尊主,请恕罪,那叶龙轩诡计多端,狡猾至极,暗自利用鬼杀帮和七凶借刀杀人,罗汉马前失蹄,才使得这次计划功败垂成,耽搁了尊主的大事,属下罪该万死!”“你确实罪该万死,与那罗汉一样,都是一群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次机会本尊足足准备了三年,没想到事情弄成这样,你太让本尊失望了!”黑袍女人幽幽的眸子射出森然冷光,无形中散发的气势给站在街道中的陆尘强烈的压迫感!“这不是普通武者的气息!”陆尘心头一凛,感觉有些不妙。吴霜撇了一眼陆尘,又道:“尊者,据属下刚刚打探到消息,罗汉这次计划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这个陆尘在暗中作梗,才使得计划功亏一篑!”“废物就是废物,完成不了任务就喜欢找借口!”陆尘冷笑一声,又低喝道:“把赵若交出来!”“说的好,吴霜你听到么,人家都骂你是废物,你还敢找借口敷衍本尊,我要是你,一定会找块豆腐撞死算了,白白浪费粮食!”黑袍女人邪邪的赞道,根本没把吴霜放在眼里。陆尘听到他们的对话,暗自吃惊不已,本以为是罗汉狼子野心想要统一云海城,没想到这背后,居然是有人幕后操纵,看来云海城的局势比自己想象还要复杂!“小子,你活腻了么?”吴霜狼一样的目光盯着前方陆尘,恶狠狠的道。陆尘握着盘龙神剑斜指地面,冲他冷然道:“交出你手里那个少女,否者今天这条路就是你的死路!”“你真要跟我作对?”吴霜凶狠的盯着陆尘,脸上杀机毕露。“咯咯,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吴霜你若是想要将功赎罪,就将这个少年郎杀了,回到组织本尊可以免去你的火刑之苦!”黑袍女人跌坐在屋檐上,不停的晃荡着一双雪白的美腿,笑意冷然,笑起来声音如同一串银铃发出的响声,颇为动听。“火刑?”一听到这两个字,吴霜立马变了脸色,神色显得十分难看,可是一想到与陆尘之前交手的结果,内心便犹豫了1论实力,他是敌不过陆尘的,那一站,差点要了他的命。可是回到组织内,按照门规的惩罚条列,因为他办事不力,必定会受到相应的惩罚,尊者可不会心慈手软,她一向说一不二,说火刑那必定就是火刑。火刑那可是为一种狠毒的刑法,烈火焚身,施加在普通武者身上,那皮开肉绽,痛不欲生,吴霜不想尝试,更不想死!“吴霜,怎么犹豫了,是怕了么,还是担心打不过对方,这样的话实在让本尊对你失望透顶,本尊手下不需要庸才!”黑袍女人一副调侃的语气道,讥讽之意不言而喻!被尊者一番挤兑,吴霜面色阴沉到了极点,自尊心顿时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翻腾的怒火顿时直指陆尘,他咬牙切齿道:“小子,害我被尊者看不起,可恶至极。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话刚落音,吴霜直接扔下赵若,握着手中银色长枪直奔不远处的陆尘。“真不知道死人哪里来那么多废话!”陆尘面无表情的嘲讽道,幽暗的瞳孔凝视着冲来的身影,他便抓着盘龙神剑轻飘飘挥起,仿佛柳条半空划过一道玄妙的轨迹,形成九道虚幻剑影!这玄妙的一幕刚刚一出现,那不远处的黑袍女人眼睛顿时一亮,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眼神放光!“陆尘,我知道你手里拿的是软剑,同样的招数我不会再上一次当了!”吴霜嗤笑一声,当即握着长枪朝前一送,锋银亮利的枪头直指陆尘眉心。然而,当那九道虚幻的碧色剑影幻化而出时,吴霜却愣住了,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如此眼花缭乱的玄妙剑招,视野顿时被漫天剑光充斥,迷住了心神。就在这被迷惑的一瞬间,陆尘趁机握住盘龙神剑挑开暴刺而来的长枪,对着吴霜脑袋闪电般当头劈下!“噗!”吴霜整个从头到脚,仿佛切菜一般,瞬间被一分为二,劈成两半,鲜血一阵狂喷,那血腥的画面格外令人震撼!染血的盘龙神剑一抖,顿时恢复出原本面貌,滴血不沾,轻颤的柔韧剑体在幽暗的夜色中,泛着一阵幽幽的碧芒!屋檐上的黑袍女人凝视着陆尘手里的软剑,忽然发出一道惊异的声音:“这是神兵榜排名第二十七的盘龙神剑?”“眼光倒是不错,竟然能够认出盘龙神剑!”陆尘转身回头,看向那屋顶上的黑袍人!黑袍人似乎一点都没察觉到陆尘身上涌出来的杀意,不以为意的笑道:“你也很不错哦,竟然能一招杀了吴霜,厉害。据我所知,这盘龙神剑乃是昔日大名鼎鼎的无双剑圣所持有,可是会为何会出现在你手上,有点奇怪呀!”陆尘淡漠道:“无可奉告!”“嗯,让本尊猜猜看!”黑袍女人咬着手指,喃喃自语道,言行举止,仿佛一个稚嫩的小女孩。陆尘眉头紧皱,搞不懂对方到底有什么意图!小说屋

贺州的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青岛治牛皮癣医院
玉溪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

上一篇:强弃夫2

下一篇:逍遥神全文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