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韩寒亭林镇生活切片

发布时间:2019-06-07 02:30:28 编辑:笔名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怎么样
哪些是云南省特色植物药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适合的人群

韩寒有时閑着闷了,会随便坐上一辆朋友的车,或者自己开车回老家。

他不在广场餵鸽子,爷爷奶奶,还有两只狗可以让他打发一下午,当晚返回上海,当没事发生过。

整个过程中,亭林镇不发一语

这不能算套用时下的热门文体,这就是韩寒的真实生活的一部分。

谁在等我们?

大圆桌后面,韩寒穿着黑色皮衣、牛仔裤,系着黑白细格围巾。和我们一一握手后,他就站那儿,双手握着椅背,不停地前后摇动。他面带微笑,乍看之下似乎还 有点羞涩-我们被这种羞涩吓了一跳,这就是韩寒?他说话也是轻言细语的,缓慢的,但绵裏藏针,像是把他的博客用更温柔的方式说了出来。

刚坐在他对面响了,他边接边走出门。这天晚上他到底接了多少个?他坐下,又站起来,在房间走来走去和我们说话,又坐下一会儿,再站起来。

他有幽默感吗?

总体而言很有幽默气质,但需要对手和场所。他对话语中的调侃点非常敏感,每次都能笑到好处,给对手很大满足感。在合适的地点和人群中,这有点幽默,但放到别处就很危险。

听起来挺可爱,那,他觉得讨厌他的都是谁?

左派、极端右派和看不得他过得不错的人。作家挺 多的,他说,作家其实很好理解,就是为什幺同样写字你活得比我好,这个很简单,这个我完全可以理解。极右派反对他是因为他写了《韩三篇》,黑材料 都是那些极右派找的。但他难道不是右派吗?说不清楚。非要完全按派系划分的话,我觉得我是属于右偏温和的那种。

他到底什幺观点?

他的观点是不管制度变不变,随着新科技的发展,人们总会有变化的。现在洗脑已经洗不了了,不是时机。再过10 年可能才是时机,无论要做什幺,要有足够的受众才可以,现在任何事情的受众都很小。。那愤怒的民打倒他,能有什幺好处?他说,其实主要还是观点不 同,对于他们来说观点不同就要打。

好吧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顿饭谁结的账?

我们假装抢了一下,没成功。

现在他在哪儿?

屋顶上。这个地方叫国际雕塑园-烂尾了。所以现在韩寒只是在一个四层破楼的屋顶上。这座破楼本身就像个现代雕塑:一座楼的骨骼,裸体,下有积水,裏 面放着附近老乡过冬用的柴火。我们让韩寒在楼顶纵火,他干了。之前我们让他趴在楼板上,通过缝隙往下看,他也干了。我们还让他跑来跑去,穿着麂皮裤子和皮 夹克-这时候他还没化妆,化妆师正在寒风中哆嗦。韩寒跑来跑去的样子很年轻,符合人们对他的形象的期许。人们习惯于要求公共人物的形象保持一致,玉女明星 脸上的一丝小皱纹会让他们大惊失色-韩寒老了也会。甚至不必用老这个字-成熟。韩寒今年30岁,他在楼顶上跑跳的姿态仿佛刚从学校裏逃出来。一些关键 词涌上心头:狂放、不羁、反叛、青春。烧荒草的烟唤起童年偷马铃薯烤来吃的滋味,原来都是坏孩子,有人说。韩寒坐在烟深处回了一下头,那身影可说是怯 弱。摄影师换了两次胶捲,直到一个老乡大呼小叫地爬上了楼顶,抢走了韩寒用来纵火的树枝。老乡把我们塞给他的钱丢在地上,他的方言我们一个字都听不懂,也 许韩寒听得懂,毕竟这是他长大的地方。可韩寒微笑着看着这些,一言不发。

他到底是哪儿的人?

他喜欢说自己是上海郊区人。用以佐证,骂人他用傻逼而不是册那。我们跟着他来到 亭林镇爷爷奶奶的家,韩寒刚辍学的时候就住在这里。亭林镇就是个镇子的样子,有平房,泥土路,骯髒的小河和水泥桥,麵包车和目光复杂的小镇青年经过桥,看 韩寒被众人围绕着提问拍照,他很坦然。他的两条狗闹闹和港港住在这里,他每週会来一两次,看看爷爷奶奶,打打檯球,然后开车回自己的家-亭林镇和 上海市区之间的一个楼盘。韩寒的文章几乎每篇都写到高速公路,好像他是一个生活在高速公路上的人。他不爱坐飞机,恐惧,他说,因为方向盘不掌握在我 手裏。

爷爷奶奶的屋子裏有韩寒的赛车杂誌、奖盃、游戏机和一张颇专业的檯球桌。还有WIFI,他说。我们坐在屋 裏嗑瓜子,他邀请我们去看附近的歌舞厅,说是好玩,果然。二十平米一开间,假木地板,天花板布满红花拉着彩带,墻上写着大字舞会,小字注明以舞会友 提高舞艺体育锻炼增强体质,恍然置身八十年代或者贾樟柯的电影。韩寒和管理舞场的老奶奶低语好久。后来我们让他骑上舞场的大门拍了一张照片,老奶奶站在 门裏,门边的外墻上嵌着一个活生生的立便器,上方颜体大字小便。这张照片若是去掉韩寒,就是安东尼奥尼的《中国》。

他近在那儿干嘛?

接受採访啊,近他特别有话要说。

之前採访到他可不容易。韩寒从初中开始被人访问,类似到了年底作为小作家谈谈感想,写写创作谈那种。次拍照则是高中,出版《三重门》之前。拿着一本书站着拍了一张照片,穿着当时特别流行的、像雨衣那样薄薄一片的衣服。

成名后,他说自己接受採访的频率是一个月一次。但我每次採访可能都会说出一些离经叛道的话,所以被关注得多一些,一年做12 次採访给人感觉这个人怎幺老做採访。实际上对他的大多数採访都只能通过电子邮件和。春节前,着名打假斗士方舟子接过路人麦田的枪,公开指控韩寒的 作品为代笔,他迅速在博客上反驳,方韩之争甚嚣尘上,成了2012年路焦点。许多媒体朋友应该感谢方舟子让他们见到了韩寒。他说,近车轱辘话来回 说。但没办法,因为方舟子老在媒体上胡说八道。观众乐于看到刘谦魔术失手,但是刘谦即使没有失手也经不住方舟子那幺说。有的人就喜欢看到他人的偶像倒 下。他并没有把自己当偶像,但他认为自己没有必要为没有做过的事情承担过错。

将来访媒体带到亭林镇,提供多些素 材,这是韩寒的体贴。们可以跟他的爷爷、妻子、邻居甚至儿时玩伴聊一聊,如果他们用心去找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听辩白不免乏味,即使发言的是韩寒。现在 亭林镇共有两家媒体十几号人为他而来,他还吓唬我们。你们採访了我写文章,人家说不是你们自己写的,理由是和你之前写其他人的风格、词语不一样韩 寒把这事儿看得很重。

世界範围内没有一个写作者遭到这样一个事情,其实这是诽谤跟诬陷,他说,写文章的人其实地位很低,我能做成这样真挺不容易,狗屎运。这样微不足道的职业居然还有各种各样的污蔑,难以接受。-虽然不担心方舟子,我们还是兔死狐悲了。

然后他说:接受採访到今天为止,关门。

他这幺干,和明星有区别吗?

他当然是个明星。只需想像一 下,如果他开微博,会招来多少粉丝?他真的开过一次,只说了一个字餵,立即有七十多万人等着他说下一个字。但似乎见过他真人的,又不多。他很少上电 视,几乎不参加时尚聚会和颁奖典礼。但他又出过专辑(还唱了一首叫《偶像》的歌),近还风闻他要拍电影了。

他还有一张明星脸,走在路上会被认出来吧?

会。他说,但是我都低着头走路嘛。也许香港没人认识他。他终于可以抬起头走路,但是马路上都写着向右看,提醒人们车是从右边来的。有好几次我差点被撞死。他说,因为我抬着头,总以为车是从左边来的。

他每天怎幺过日子?

他是真的真的有瘾。这是他身边的女人说的。他总是中午起床,然后就 坐电脑前看,有时候也翻翻杂誌,要不然就不知道这个世界又发生了什幺。他不开微博,却有个马甲用来浏览。但是你关注的人要对路。他关注了200 多个人,大都是媒体人和知识份子。有时候他也会说几句话,留几句言,但从没被发现过。

房产泡沫破裂后 中国GDP将缩水25%
降息催化房地产去库存 专家-5年内行业或见顶
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开始 增选院士名额不超65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