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我的作品谁说了算

发布时间:2019-08-16 19:03:35 编辑:笔名

随着人们对时尚的追求和对于文化娱乐生活的重视,涉及信息网络传播的著作权纠纷,与娱乐产业有关的新类型知识产权纠纷也不断涌现,审理难度不断加大。在2017年中国法院10大知识产权案件中,涉及著作权方面的 茅盾手稿 著作权纠纷案、 中国好声音 著作权纠纷案影响广泛。

 

 

4月26日,《法制日报》刊登了余征(于正)向陈喆(琼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文字。这段文字是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根据琼瑶的申请对此案进行强制执行的。

据人民法院统计,2017年著作权案件收案为1 7267件,同比上升57.80%,相比商标专利纠纷的上升高出很多。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宋晓明表示,随着人们对时尚的追求和对于文化娱乐生活的重视,涉及信息网络传播的著作权纠纷,与娱乐产业有关的新类型知识产权纠纷也不断涌现,审理难度不断加大。

其中 茅盾手稿 著作权纠纷案被人民法院列为2017年中国法院10大知识产权案件之一。 中国好声音 著作权纠纷案更是影响广泛。

茅盾手稿 著作权纠纷案

茅盾手稿 著作权纠纷案是典型的多种法律关系穿插交织在一起的案件。

茅盾先生于1958年将其用毛笔书写创作的一篇评论文章《谈近的短篇小说》向杂志社投稿,该篇文章的文字内容发表于《人民文学》1958年第6期。后手稿原件被张晖持有。

201 年11月1 日,张晖委托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经典拍卖公司)拍卖多件物品,其中包括涉案手稿。201 年12月 0日,经典拍卖公司通过数码相机拍照上传了涉案手稿的高清数码照片,在其公司网站和微博上对手稿以图文结合的方式进行了宣传介绍。公众在浏览经典拍卖公司网站时,可以看到涉案手稿的全貌,也可以通过网页的放大镜功能观察到每页手稿的局部细节。预展过程中,经典拍卖公司展示了涉案作品原件,也向观展者提供了印有涉案拍品的宣传册。

2014年1月5日,涉案手稿在经典拍卖公司201 季秋拍中国书画专场进行拍卖,案外人以1050万元的价格竞得涉案手稿。但此后竞买人未付款导致拍卖未成交,涉案手稿原件仍由张晖持有。拍卖结束后,经典拍卖公司仍在互联网上持续展示涉案手稿,直至2017年6月才将其删除。

沈韦宁、沈丹燕、沈迈衡系茅盾先生的合法继承人,其认为张晖和经典拍卖公司的上述行为侵害了涉案手稿的著作权,故诉至法院。一审法院判决经典拍卖公司停止侵害涉案手稿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并赔偿沈韦宁、沈丹燕、沈迈衡经济损失10万元。

沈韦宁、沈丹燕、沈迈衡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涉案手稿既是文字作品也是美术作品,张晖系涉案手稿的合法所有权人,有权选择以拍卖的方式处分自己的合法财产,张晖的行为没有侵害涉案手稿的著作权。经典拍卖公司侵害了涉案手稿的美术作品发表权、复制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和赔偿损失的侵权责任。二审法院遂判决经典拍卖公司向沈韦宁、沈丹燕、沈迈衡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

据宋晓明介绍,本案涉及美术作品在拍卖活动中,著作权法、物权法、拍卖法三部法律交叉地带的相关主体权利义务关系问题。判决平衡了物权人和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明确了拍卖人的知识产权保护注意义务。

判决指出,在美术作品著作权与物权分离的情况下,原件所有人依法行使处分权、收益权、展览权的行为,均受到法律保护,著作权人无权干涉。但美术作品原件所有人行使物权应以不损害该作品著作权人的合法权利为前提。拍卖公司作为接受物权人委托的拍卖方,除负有物权保护注意义务外,还应负有合理的著作权保护注意义务,规范尽职地进行拍卖活动,审慎避让著作权人的权益。判决明确了不同主体权利的边界,体现了对物权人和著作权人合法权益平衡保护的司法精神,并按照尽职拍卖人的合理标准确定拍卖公司的注意义务,充分体现了严格保护的司法导向。

中国好声音

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中国好声音 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中,著作权拥有者更是通过诉前行为保全,通过法院裁定立即停止使用 中国好声音 字样的节目名称来保护著作权。彼时,浙江卫视书面致函法院,表示为维护司法的权威性,浙江卫视《2016中国好声音》节目暂时更名为《中国新歌声》

腾讯公司依法拥有由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灿星公司)制作的大型励志专业音乐评论节目《中国好声音(第三季)》信息网络传播权。腾讯公司诉称,暴风公司在未取得节目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情况下,在其经营的网站(www.baofeng.com)上播放该节目第1-6期。暴风公司明知该节目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由腾讯公司所有,却仍在其经营的网站上播放,严重侵害腾讯公司的合法权益。据此,请求依法判决暴风公司赔偿腾讯公司每期节目经济损失及诉讼合理支出200万元,包括经济损失199万元,诉讼合理支出1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涉案节目片尾署名,其著作权人为灿星公司,后灿星公司出具授权书,将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及维权权利授予腾讯公司,因此腾讯公司具有请求保护涉案节目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基础。暴风公司未经腾讯公司许可,在其经营的暴风影音客户端提供涉案节目在线播放服务,已构成对涉案节目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第二,依据相关证据及认定的事实,一审法院足以确信腾讯公司因暴风公司涉案行为所遭受的经济损失明显超出著作权法法定赔偿数额的上限50万元,为弥补权利人的经济损失、惩戒恶意侵权行为,酌定本案赔偿数额为每期节目100万元。此外,依据本案诉讼标的金额、腾讯公司确有律师代理出庭应诉且针对本案提交了多份公证书等事实,腾讯公司主张每期节目1万元诉讼支出具有合理性,故对其该项诉讼请求予以全额支持。综上,一审法院判决:暴风公司赔偿腾讯公司每期节目经济损失100万元及诉讼合理支出1万元,两项共计101万元。

一审判决后,暴风公司以一审判决的赔偿数额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对于经济损失的认定明显过高且极不公平合理为由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本案采用裁量性赔偿的方法确定损害赔偿数额可以确认腾讯公司因暴风公司涉案行为所遭受的经济损失明显超出著作权法法定赔偿额的上限,故一审法院酌情确定每期节目100万元的赔偿数额并无不当。从而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据北京高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杨柏勇介绍,该案涉及侵害著作权及邻接权损害赔偿计算方法的适用问题。在本案的审理中明确了以下规则,即侵害著作权及邻接权损害赔偿的计算方法是具有顺位要求的:顺位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第二顺位是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第三顺位是法定赔偿。可以适用前顺位方法时,排除后顺位方法的适用。确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与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通常包含多个参数。通常情况下,难以查明所有参数的准确数值,但也几乎不可能查明任何参数的准确数值。能够查明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的部分参数时,应当尽量利用裁量性赔偿方法确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而不是直接适用法定赔偿。

然而,不论是著作权本身还是作品的延伸权利,越来越多的文学作者意识到法律对著作权的保护越来越全面,越来越严格。

更年期综合症的症状
腹泻吃什么药
安徽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