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各显神通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2:23 编辑:笔名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各显神通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各显神通

天道宗,青铜殿门内走出的老者掌托罗盘,脚踏虚空,脚下生道纹,迈开步伐,似乎一步一天地般,走向了悟道峰。

法力蒸腾,道纹变幻,化作一道道苍龙虚影浮空而现,分别口衔罗盘,结成无上法阵,从天而降,压向了悟道峰。

轰隆隆声响不绝于耳,天地剧震,精气滚滚,四方大地山脉蠕动,无尽地脉之力涌入罗盘中,激发出数之不尽的万丈霞辉。

那好像一轮烈日从天坠落,轰隆一声压塌峰巅古木丛林,镇压在了悟道峰顶部。万丈霞辉像是河流奔腾,洗尽污秽,荡尽纤尘。

……

洪武殿,宣武殿内,一块块灵牌纷纷炸开,上面刻画的字迹先后瓦解,化作无数的虚影小人,融合成一尊顶天立地,巍峨雄武的高大身影。

那身影左手持刀,右手持棍,浑身肌肉高高隆起,饱满有力,在一声暴吼中舞刀弄棍,朝着某处时空节点狠狠的轰了过去。

刀光璀璨,棍影连天,打得时空长河凸显,内里掀起惊涛巨浪,搅乱时间,令得当前节点的时间都变得紊乱,日月更替的轨迹都好像要偏移掉。

力拔山兮气盖世,这道虚影蛮横神武,将这种气势演绎到了极点。

……

白云观,许愿树前,污秽阴邪的气息弥漫,漫天都被渲染得如墨漆黑。树枝沾染邪气,缭绕污秽,都快要被玷污得堕落。

风拂过,许愿树枝桠摇曳,上面挂满的许愿牌,许愿红绳等尽皆喷播出一道道亮莹莹的光彩。

光彩朦胧氤氲,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乳液般的光河,在虚空中流淌,在天地间飘荡。

污秽阴邪的气息沾染到那些光彩,瞬间瓦解消散,像是被烈焰蒸干,被净化得烟消云散。

那种光彩来源于无数年来叩拜许下的宏愿之力,是亿万生灵的精神意志寄托的宏伟之力。

随着愿力喷薄,凝成氤氲,许愿树的树冠都是莹莹放光,像是蒙上了一层神霞,巍峨不可攀,雄伟壮观。

树下蠕动剧震的大地都是逐渐被压制,一根根树根不断蠕动起伏,像是蛰伏在地底的苍龙,不断吸吮纠缠着污秽阴邪的力量,压制着地底某种生灵破镜欲出的打算。

……

缥缈峰,万花谷。

花开万朵,顷刻衰败,花瓣凋谢飞舞,洒满天空。

山崩地裂,污秽阴邪沾染尘埃,染透红尘,要吞噬淹没整个缥缈峰。

“哎……”

一声虚无的叹息自无尽虚空传来,空间崩裂,时空坍塌,一只纤纤细手从天而降,指骨晶莹,指尖泛光,带着无边缥缈,无尽虚无的姿态拍向了万花谷。

嘭!

细手看似轻盈,但一掌之力却厚重非凡,打得山峦崩塌,震得乱石崩云,污秽与阴邪顷刻瓦解,烟消云散。

吼啸的魔音消失,崩裂开的大地重新愈合,枯败的花朵重新恢复生机,复又回归了最初的美丽。

鲜花万朵,绽放芬芳,仙雾缭绕,美轮美奂,如似人间仙境。

……

问心寺,雷峰塔。

霏霏之音不断,诱人堕落的邪语弥漫,令得问心寺原本的清净烟消云散,反倒堕落凡尘,化作了藏污纳垢之地。

塔前,一道身影矗立,这是一位老僧,留着及胸的雪白长须,披着破旧古老的大红袈裟,持着一根褪色的金色禅杖,托着一尊暗红色的斗大钵盂。

立身塔门前,听着霏霏之音,老僧微微闭眼,长长一叹:“佛说,一切有罪过者都将堕入轮回。”

“佛说,一切有邪恶心都将堕入轮回。”

“佛说,一切有欲望情都将堕入轮回。”

“佛说,一切有垢污念都将堕入轮回。”

“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阵阵禅唱徐徐响彻,最终化作一道道万字符盘旋而起,最终结成一张万字符大,笼罩了整座雷峰塔,镇压下了霏霏之音,隔绝了天地。

喀嚓!

随着万字符大笼罩下来,雷峰塔门自动推开,老僧气定神闲,一步踏出,走进了封禁万年的雷峰塔。

……

云天宗,斩魔渊。

魔气激荡,掀起了漆黑如墨的雾霾,烟雾如龙,冲霄直上,雾霾如海,掀起巨浪,打向四方,肆虐天上地下。

内里阴邪污秽的气息肆虐奔腾,让得八面大地都是成为了绝域,地上地下的万物生灵都是被吸取掉了养分,迅速枯萎,迅速绝灭。

魔啸在魔气中汹涌徘徊,吼啸在雾霾中盘旋,似乎有群魔乱舞,有地狱恶鬼在冲突。

万里地域,无尽生灵都是惶惶交加,胆颤心惊。

“斩!”

眼看着魔气激荡得越来越激烈,雾霾汹涌得越来越恐怖,天外一道剑光滚滚杀来。像是从九天之外斩来,像是从无尽云霄坠落,纯粹的光,凝聚成一柄剑,带着恐怖绝灭的杀伐之力,绝灭众生,绝灭万物。

一剑光寒耀九州!

这一剑惊天动地,曜日动天地,璀璨夺目的光好似银河,延绵了万里,接连了天地。

剑光蒸腾,坠落而下,斩魔渊底部,常年流淌窜动的剑气像是受到了巨大刺激,原本被魔气压制的它们纷纷挣脱了牢笼,如脱缰猛虎,如出海真龙,疯狂肆虐起来。

“嗷!”

剑气如龙,肆虐奔腾,数之不尽。

它们似乎与天外的那一剑气息相连,随着它们的肆虐奔腾,那道剑光愈发纯粹,愈发凝实,愈发恐怖。

煌煌天威压顶而下,似乎天地都要在这一剑下崩塌。

嘭!

说时迟,实则很快。

须臾间,那道剑光自天外斩落下来,劈进了斩魔渊深处。剑光如玻璃轰然炸碎,崩裂开无数剑芒,嗖嗖嗖声不绝于耳,撕裂天地长空,将汹涌的魔气雾霾绞成粉碎。

剑芒与剑气交融,又滋生出新的剑光,肆虐奔腾,斩向四面八方。怦然碎裂,化作无尽剑芒,又割裂着斩魔渊的魔气。

剑芒与剑气复又交融,又滋生出新的剑光,这样周而复始,源源不断,生生不息。

斩魔渊内的魔气被不断削弱,不断褪减,最终难以支撑,迅速瓦解。一声不甘的怒吼在斩魔渊深处回荡,最终所有的魔气都烟消云散,被阵阵剑光撕成粉碎。

……

玄天学府,古宗门遗址。

道袍中年男子屹立半空,压制着那些弥漫的血光,想要阻挠血光渗透进学府世界,破坏了这方世界的生态平衡。

但任凭祂如何压制,都是无法彻底的封禁,血光内蕴的灵性超乎想象,很难镇压下来。

而祂费尽力气,也仅仅只能够做到部分的延缓,长此以往,血光终究会如决堤山洪,宣泄开来。

“棍来!”

一声暴喝,虚空嗖的一下窜出一道青翠碧绿的三尺长棍。棍子一截又一截,一头大一头小,像是一把锏。

棍头呈曲折型,棍身布满道道条纹,摹刻着神秘图案。自动掠来,闪烁着晶莹光泽,一头头妖魔投影自内浮现,或张牙舞爪,或仰天咆哮。

道袍中年一手握住了长棍,整个人气质一变,再不复最初的儒雅平静,反倒多了几分狂野神武。

“轰隆!”

一言不发扬棍而起,滔天法力灌入棍中,妖魔鬼怪身影凝实,咆哮与怒吼汹涌不绝,像是要挣脱牢笼,破开天地。

“轰!”

天地一震,精气崩裂,时空破碎,岁月紊乱,日月更替的轨迹都出现偏差。

道袍中年男子扬棍打落,一棍之威影响了时空,影响了岁月。

打妖棍之威,恐怖如斯。

一尊大圣驾驭的力量,比之大长老驱使时分明强盛百倍。

众多的妖魔鬼怪汹涌,腾跃而出,随着打妖棍抽在了棺椁上。砰砰砰的碰撞声此起彼伏,棺椁上的血光在不断炸碎,妖魔鬼怪的投影也在不断消逝。

双方皆都蕴育着恐怖法威,距离碰撞,那种力量与余波十分恐怖。

气浪奔腾,四周遗迹彻底瓦解。大地崩塌沉陷,山峰倒塌崩毁,无尽死亡煞气都被蒸发干净,四周弥漫的血光喀嚓崩开,最终寸寸崩裂,再也无法撑下去。

一棍落下,一棍再起,道袍中年男子接连抽了三棍。每一棍都是全力施为,打得天地炸毁,打得时空破灭,打得万事万物都化作了废墟。

那部棺椁终于是难以升腾,最终被三棍抽进了大地深处。乱石滚落,淹没了深坑,将棺椁及血河堵塞,掩盖在了地底深处。

“封!”

道袍中年抖手一掷,打妖棍脱手而飞,迎风化大,成为了一根长达万丈,接连天地的巨柱,轰然立插在了废墟中。

法威激荡,神威凛冽,疯狂的吸取着天地精气,镇压在了棺椁之上。

“噗!”

打妖棍镇压了棺椁,地底一股浑浊的气息不受控制的窜了出来,灌入了道袍中年的体内。后者哪怕身为大圣都是无处闪躲,眼睁睁的看着浑浊气息钻进了身体。

一口污血咳了出来,道袍中年的脸色都是唰的一下白了。

“好深的因果……”道袍中年脸色微变,目光看着被打妖棍镇压的棺椁,瞳孔紧缩,眼神闪烁,布满骇然欲绝之色。

身为大圣,沾染了部分因果都有种难以承担的感觉,让祂都是不受控制的遭遇反噬,现世报而内伤。

这得是怎样的生灵,做了怎样的事迹,哪怕死后都留下如此深沉的因果,万物生灵都不敢沾染。

亏得道袍中年是一尊大圣,若是换做一尊实力稍次的真圣出手,只怕都有元神崩裂,法体瓦解的危机。

可怕!

可怕!

道袍中年心头接连唏嘘,最终转身离去,神思深沉,难见从容。

如果劫数降世,天下无神的年代,谁人能够挡得住?

ps:1群已满,加群请进武道神尊粉丝2群:~作者在2群哟~

AA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市朝阳区第三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南通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镇江正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