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雀巢错爱之江湖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9:31:12 编辑:笔名

我叫丁一一,师父是燕子玉,对,就是那个风流倜傥,江湖排名第十的燕子玉。其实本来我叫丁依依,师父教我写字时说笔画太多,麻烦,就叫一一,好写也好记。  这天,我在醉香楼门前喝粥,师父在和楼里的紫宣姑娘缠绵,每次师父经过长安,必到醉香楼,也必上紫宣姑娘的床。次次都把袋里的银子挥霍干净,被紫宣姑娘半真半假地赶出来,才会摸着嘴咂巴着离去。南瞎子今天的粥有点烫,南瞎子不是真瞎,只是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人么,不都这样,以小传大,南瞎子也不介意,只要生意好就行。  “一一姑娘,你师父又在上面销魂啊。”南瞎子对楼上呶了下嘴,笑着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此时我十五六岁,打扮和年纪都是雌雄难辨,也就熟络了的人才知道我是男是女。唉,人熟了就是不好,你在哪个墙角拉屎放屁他都清楚。  “嗯。”我瓮声瓮气地回应了一声,端起粥碗不想理他。粥还是太烫,看着我放下碗,南瞎子凑近些压低了声音:“你知道你师父的相好前几天得罪了什么人么?”  “什么人?”  “嘿嘿,”看着我伸长脖子,南瞎子才一脸神秘地说出来,“陈王府的大公子。”  “为什么?”  “那天陈大公子点了她的花台,她不接,你说一婊子拿捏什么身段,分什么卖艺卖身啊,陈大公子当时便火了,狠狠地扇了她几巴掌,还说要划了她的脸,谁不知陈大公子就两爱好,一是女人,二是奇珍异宝。后来老鸨子为了息事宁人,送了个雏儿给他,许是看那雏儿面相不错,陈大公子才消了气。她一婊子娘们儿讲刚烈,嘿嘿,估计这会儿正跟你师父哭诉呢,嘿嘿嘿。”  “瞎子,你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虽说这醉香楼近在咫尺,你却是看得见摸不着。”  “哎呀呀,你看你,我就是好心提醒你。”  “提醒我什么?”  南瞎子站了起来:“哼,外人都传那婊子已怀身孕,所以才不接陈大公子花台,陈大公子因面子过不去,扬言要这姘头的命,陈王府的当家人是谁?当今皇上的叔叔,财大脉广,别说是江湖上的人,就是满朝臣子也要给他三分面子,一娼妓想跟他斗,找死。”话音落下,有人吆喝喝粥,南瞎子忙不迭地上前招呼,我紧紧地盯着楼上西边那扇关着的窗。师父说过,万万不可与官有交集,官官相护如豺狼虎豹,吃人不见血。  我正揣测南瞎子话里的真假,师父一脸黑霜从醉香楼走了出来,来到我跟前,端起粥碗一饮而尽,“师父,烫!”话末落音,师傅伸着舌头给了我一暴栗:“兔崽子,知道烫还不拦着!”楼上窗户打开,紫宣姑娘将师父的钱袋子丢在他脚边:“滚!给老娘有多远滚多远!”旁边吃粥和卖粥的都嗤嗤地笑起来,师傅看了看关着的窗户,负手离去,我赶紧捡了钱袋跟着。  “师父,去哪儿?”已近黄昏时分,我想找个客栈好好睡觉.  师父背着手往城门走:“出城。”  “不是吧?!”我惨叫一声,“师父,这时辰城门快关啦!”  “我知道。”  “那现在出城,我们晚间宿哪儿啊?”  “兔崽子,又不是次在外,矫情什么?”  可是,我们现在明明在城里,可以住客栈,为什么要出城啊?这话我不敢说,怕挨揍,唯有乖乖跟着出了城门。  师父在城门口买了匹马,他一把拉我上去,没跑几步返了回来,又挑上一匹:“兔崽子,个儿倒是不少长,一匹马坐不下,你自己骑那匹。”  “坐不下么?我抱坐在师父身后挺好的呀,不过我自己能骑马,那更好,”我一个人把马赶得溜溜的,甩师父老远。  师父气吁吁地追上来,举着手里长鞭想抽我,我吓得闭上眼,半晌没动静,一睁眼看见师父看着远方感叹:“为师老了。”  师父今年才三十,怎算老?我突然想起南瞎子说过的话,小伙子从醉香楼进去,老汉子出来,姑娘们榨干的不只是男人的口袋,还有精髓。“师父,你是女色近多了吧。”  燕子玉脸有点抽搐抽,鞭子还是甩了过来:“小兔崽子,找打!”  我一个燕子翻身躲过,赶紧拍马屁股向前奔去。  跑了四五十里地,师父还是没说去哪儿,我实在憋不住,驱马与师父并行开口问道:“师父,我们倒底去哪儿?”  “落剑山庄。”说完鞭子就甩了过来,我着实挨了下,好在皮厚实,像是被虫子咬了下,师父得意起来:“兔崽子,我还能抽不到你,哈哈哈!”  师父还没笑完,前方林子里传来一阵幽怨的哭声,忽长忽短,听得我汗毛都竖了起来:“师父,有鬼!”  毫不意外,我头上又挨了下:“鬼你个头,这世上哪有鬼?叫你少听点说书的鬼话,你还犟嘴。”  “那不是你找姑娘时,我闲得无聊嘛。”说话间一身材曼妙的女子跌跌撞撞地迎面过来,师父赶紧翻身下马接住,就着月光看见那女子面容姣好,脸上泪痕未干,双眼剪流影巧目盼兮,低眉顺眼瞅得师父心神荡漾,“公子,可否带我一程。”  “哦?姑娘去哪儿?”说着燕子玉向那女子伸手,这般娇媚的女子若是说去阎王殿,师父也会考虑。  “师父,色字头上一把刀。”我低声提醒。  鞭子甩过来,避让时马受了惊,那畜生一抬蹄子,将我撂在了路边泥浆里,我连滚带爬站起来时,师父已和那女子同坐在马背上。  “师父,你不是说两个人坐不下么?”  “闭嘴,兔崽子!”师父冲我一瞪眼,回头柔声地对女子说:“这是我一劣徒,小时候没长脑子,姑娘见笑了,姑娘只身要去长安,路途遥远,在下愿护送姑娘。”  “师父,我们不是要去落剑山庄么?”  燕子玉头发竖起来,怒目圆瞪,脸上写着:小崽子你敢坏我好事?我赶紧闭上嘴。  师父转头和颜顺眉地对女子说道:“我现有急事,要去别处一趟,姑娘若是不急,就随在下一并前行,短则两天,长则三五天必返长安,姑娘随我一起,也免一人在这黑灯瞎火中乱窜,若碰上歹人和野兽就不好了。”  女子微微晗首:“我一弱女子,已无力赶往长安,幸得侠客搭手,是我福份,我愿随侠客一起。”  让你同行而已,又不是同床,搞得那个娇羞样做什么,我撇撇嘴:“师父,我们骑同一匹马吧。”  “不用,为师骑技精湛,你那半脚猫功夫还是顾了自己吧。”月光下师父捏了捏女子的手,戏笑着驱马缓缓而行。我弯腰捞起个石子打在马屁股上,马受惊狂奔,远远听见女子的惊呼和师父的咒骂:“小——兔——崽——子!”  晌午时分,路经小镇,师父和那女子在茶馆吃茶,我在一旁给马匹喂粮草,女子徐徐道来:“我姓陈,名少烟,本是上长安去姑父家,谁知半路遭了贼子,掠了财物,还要伤我性命,我拼命逃脱,幸得密林掩护才摆脱了他们,万幸遇上公子,公子是好人,待我安全到姑父家必有重谢。”  师父略一抬头:“少烟姑娘,不必客气,我也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我跑到师父桌边要茶吃,不小心带翻了桌上茶壶,可我分明看见陈少烟翻手接住,却又不知为何终还是掉在地上,茶水溅在师父蓝襟褂上,他扫过茶杯向我飞来:“兔崽子!没一刻消停!”脑壳着实挨了下,茶馆老头儿出来拉住师父要赔茶壶钱,燕子玉掏了点碎银丢在桌上,在他要再次抬腿踹我时,我飞快地爬上马溜了。  月上柳梢,终于到达落剑山庄,落剑山庄坐落在大雁山,庄前只有一条山路可过,山庄背靠大雁山主峰,西有凉水湖,东有断崖峰,听闻山庄已有上百年基业,每年既为朝廷制造各种兵器,也为江湖侠客打造利器,不过江湖不比朝廷,你得有足够的名气和银两,才能让落剑山庄为你量身打造。  在庄前等候护院通报,没一会儿,山庄少庄主丁晟一路大笑迎了过来:“什么风把燕大侠吹来了?快请快请!”师父谦让一番,二人便双双往里走,“今日燕大侠带的可是家眷?”  师父这才想起一般:“哦,不是,这位陈姑娘是我在路上搭救的,稍后会一同前去长安。”又对那女子说:“这是山庄少庄主。”  陈少烟上前盈盈施礼:“见过少庄主。”一行人浩浩荡荡穿过前院,来到中庭,屋间已备好酒菜,我抓了两个鸡腿就跑:“师父,我去找长玲。”师父脸色僵了僵,抱歉地对丁晟说:“对不住,兔崽子从小随性惯了,见笑见笑。”  “哪里哪里,燕大侠不羁小节,徒儿也豪爽,来来来,坐下喝酒。”  我很快穿过中庭向后院奔去:“长玲,长玲!你睡了么?”  “一一,你来啦!”长玲有些雀跃地从房中跑了出来,“好久没见你了!”长玲鞋子都没来的及穿,赤着脚站在院中,“夜风凉,先进屋。”  长玲拉着我油乎乎的手到屋里坐下:“这次又跟你师父去哪儿了?”  我忙着啃鸡腿:“没去哪儿,先是去了江南,后又去了长安。”  长玲长的小巧,一双凤眼纯净无瑕,又长又浓的睫毛眨巴眨巴,看得你愿掏心掏肺还不叫疼。  她用手撑在桌子上:“我真羡慕你,可以跟着你师父到处跑,我生在山庄,长在山庄,从没出过山庄的门,终于要出山庄了,却是要远嫁长安。”  “远嫁?”我囫囵吞完鸡腿,接过长玲的茶杯,“你爹给你定亲了?”  长玲一脸不甘:“是啊,都没有问过我想不想嫁,就说定了人家。”  “定的谁?”  “听说是长安一姓陈的人家。”  我心里沉了一下:“你没问清么?”  “这事女孩子家怎么好问?别让人以为我恨嫁呢。”  “可终究是要嫁的夫君,你不问清怎么行?”  “唉,我不同你,媒妁之言,父母之命,问再多我也没有选择。”  看着长玲,我突感有些悲凉,我还曾羡慕她娇生富养,不用风餐雨露,看来各人有各人的悲哀,“你爹呢?”  “他出庄了,听闻这次为朝廷制造的兵器有些问题,要我爹去查看。”  “若明日师父不走,夜幕时分我带你偷偷出庄,去山脚镇子看灯会。”  “真的?!”长玲雀跃起来,“求你这么多次,你总算答应了!”  我实在低估了长玲的好兴致,等到月落中梢,她还不想回去,我怕师父找我,连拖带拉哄长玲回庄,长玲不愿,与我在街上迂回,一不留神踩着一位黄衣公子的脚,长玲从未与庄外的男子接触,红了脸搓着衣角站在一旁。  “这谁家爷,冲撞了我家小姐还不道歉?”我恶人先告状,黄衣公子微微拱手:“丫头好利的嘴,先声制人,在下姓柳,名云飞,打扰姑娘。”  我心里一咕咚:“你不会是唐门暗镖柳无影吧?”  “正是在下。”柳云飞不谦不卑,“你来这儿做什么?”  “与姑娘一样好兴致。”柳云飞满眼桃花就没离开长玲,长玲一脸娇羞不语,看着两人天雷勾地火的样子,我暗念不妙:“完了,这丫头要度劫了!”我拉过痴呆的长玲就跑,若是再待下去,怕是只要要是柳云飞勾勾手指,长玲的魂就要丢在这儿了。回去的路上,长玲不停地询问柳云飞的一切,我所知不多,但心中隐隐觉得他决不是为看那几盏破灯而来,商人无利不起早,江湖人无事不聚头。  一路狂奔,从后山带着长玲翻入后院时,长玲还没从翩翩公子的魅力中回过神,我看着桌上燃烧的烛火,感觉有点不对劲,止住长玲说话,靠近窗户默了半晌,安静,是一种安静,山庄少说也有上百人,就算不说话,也不可能静得如此压抑,当我推中庭院门时,一幅血海肉林出现在我们面前,空气都是黏稠的血腥,整个大厅被血洗刷了一遍,已无活物。长玲发出一声急促的尖叫,倒在门边,而我没找到师父和那个女人,陈少烟。  没找到师父,起码确定一件事,就是他还没死。我转身背起长玲向山下掠去。经过凉水湖边的时候,我看见燕子玉和柳云飞在湖边对峙,我把长玪丢在地上,向师父飞奔过去:“师父!我就知道你没死!”  师父低沉着声音:“兔崽子,我死了你好再找一个是吧?!”  “师父就是师父,一生只有一个。”  “滚犊子!没见师父正忙?!”柳云飞似笑未笑地看着我们,我赶紧跳到一边,燕子玉有些气急:“兔崽子你跑那么远干什么?”  “师父,柳无影的暗镖很厉害,我怕伤了自己。”  “滚!”燕子玉仰天长叹,“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徒弟!”  柳云飞不笑了,他嫌我们师徒太啰嗦:“别叽歪了,快把剑引交出来!”燕子玉扬起他迷人的笑脸:“柳公子说笑,这剑引是个什么玩意儿?”  “莫要装傻,山庄遭血洗,都是因为剑引,得剑引者可得碧落剑!”长玲幽幽地醒来,“看来那传说还真有人信。”  我不解:“什么传说?”  “落剑山庄有一玄铁石,是天外飞星所落,形如剑,所以山庄得名落剑山庄。前些时候江湖传闻,要铸就碧落剑,只要在今年中秋月圆之际,将玄铁石淬炼,投以剑引,便可得宝剑。”  “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师父你又不用兵器,要剑做什么?要送给哪位相好?”  这下不只是燕子玉,柳云飞也怒了:“快快交收剑引!”话音未落,一阵柳叶风吹来,燕子玉翻身侧落,我连滚带爬,暗镖没伤长玲,看来山下匆匆一面竟还真留下了份情意。  “我说了没有!你要如何相信?!”  “脱光了我就信!”  “好!”师父三两下扒了外衣,我赶紧挡住长玲的脸,柳云飞目瞪口呆地看着燕子玉越脱越少,只剩底裤:“还要看不?” 共 1232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
昆明专治癫痫医院
治疗男性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