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lebee餐厅被逮捕

2018-11-02 12:58:42

Ben Silverman是人们常说的那种Google迷。他是一个制片人和一个曾经的天才经纪人,代表作是把“谁想成为百万富翁”带入美国电视。Silverman先生Google共进午餐的人,Google突发、餐馆评论和晦涩的歌词,Google真人秀的参赛选手以确定他们没有裸照在上流传。同时,像每个自恋的好莱坞演员一样,他很不服气地Google他自己。

“全城的人都在里说,‘我打赌我在Google上能找到比你更多的东西。’”不久前他说,“这已经成了一种新的能力游戏。”

这更像是一个新神话。通过每天大约2亿次搜索记录,Google,这个的互联搜索引擎,“在很多用户的心中有着近乎宗教的性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副教授Joseph Janes说,本学期他开了一门有关Google的研究生课程。“几年前,你会跟一个可靠的朋友讨论关节炎,或送你的孩子去那儿的学校,或到那里去度假。现在我们转向了Google。”

这个已经成为动词的站,对很多人意味着很多事,如:一本辞典,一个侦探,一个媒人,一本菜谱,一台按摩器,一个大脑的出色的新附件。在五彩的标识背后,Google正在改变文化和意识。或许不是——也许它是全世界的时间吞噬器,一个空洞的兔子洞,根据Nielsen/Net Ratings的报告,1月份,6000万美国人寻觅丢失已久的舞会日期,和《Doogie Howser M.D.》(美国广播公司1989年-1993年播出的电视剧)的主题曲。

“在某种意义上,借助Google,现在凡事可知,”技术产业通讯《Release 1.0》的出版者Esther Dyson说。“我们对过去的信息变得更加被动。我们可以求助于图书馆或簿,如果没找到,我们并不会为此担忧。现在,人们不能再轻松地游离于你的生活。我们不能再假装不知道。”她说,未经剪裁的信息洪流,要求用户提高必需的思考技巧,去过滤搜索结果。她说,“Google迫使我们自问,‘到底我们想要了解什么?’”

Google送出的信息能够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的自我感觉。Pew互联项目的一项调查显示,大约四分之一“虚荣的”搜索者——那些搜索自己名字的人——说他们为所找到的关于自己的信息的数量而吃惊。

有时候,他们真的感到吃惊。当洛杉矶17岁的Orey Steinmann在Google的查询框中输入他的不常见的名字时,他发现他被列在加拿大的一个失踪儿童站上并告知了一名老师。经过一番调查,上个月县官员带走了他并进行保护性羁押,同时联邦执法官拘捕了他的母亲Gisele Marie Goudreault。洛杉矶的助理美国律师Barbara Masterson说,她被加拿大以父母诱拐罪指控,加拿大当局正在寻求引渡Goudreault女士,而Orey正在决定是否要联系那个他从不认识的父亲。

仍然是Google的传奇故事。去年Robert McLaughlin的5把左手电吉他被人从他圣迭哥综合公寓的储藏室中偷走了,之后的一天早晨他在Go一个实时拍卖的地方出售,”他说,“过去,我白费了大量书面工作。因为Google,警察本周找回了5把吉他中的4把。”

当人们拿Google的60亿个文件的库存与亚历山大大帝的古代图书馆相比,常常感觉就像地球上浅的海洋。“作为一项研究或粗浅调查的起点,Google可能很有用,”国会图书馆的James H. Billington说,“但在很多时候,它只是一条通向文盲的呓语、故弄玄虚的宣传和鼓噪的途径。”

问题在于,尽管那些查询在0.34秒内返回了753000项互联链接,但Google绝不是人类知识的源泉。它的历史太短,大多数页1995年后才被创建,而且其中还有超量的性、运动、计谋理论和流行歌手。它的搜索结果索引算法是基于流行性,未必准确。被其他页链接得越多,它在Google中的级别就越高。输入“apple”并盼望在读完2800多万个结果之前能找到一个跟水果有关的站。

“你在Google中找到的并不能保证是正确的,”巴德学院院长及美国交响乐团音乐总监Leon Botstein说,他担心Google成为一张过期票,一种伪知识分子的载体,一个疯子和阴谋家的讲坛。他称“Google填鸭”正在替代课堂上真正的研究。“总之,它用太多的信息淹没你,大量的都是完全不可靠的或离谱的。它就像在一个空袋子中寻找已逝的铃声,你终能得到的常常只能是面包屑和尘土。”

或许可以有把握地说,人们不会把Google拿来跟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的作品相比。一个隐藏在Google职位页面的链接统计了接近600种“布兰妮·斯皮尔斯”(Britney Spears)的不同的拼写错误,它们是拼写检查系统查出来的。而且没有人需要通过Google时代精神(Google Zeitgeist)页去了解珍妮·杰克逊(Ja Jackson)是2月查询数量蹿升快的。

但Google在时代精神上所扮演的角色仍然是难以确定的。理论上,盛行的Google搜索相对不用脑子的引导浏览和全然的无知,应该是一种进步。的确,驱使一个人进行Google搜索的那种好奇心,必定满足了某种更高的文化意义。

在创造力问题上,毫无疑问Google可以把用户带到意想不到的地方。上个月在布鲁克林Marcy公共住房工程拍摄Jay-Z录像时,导演Mark Romanek想知道Marcy是谁。在他的无线笔记本电脑上的一次快速Google搜索,发现了William Learned Marcy,19世纪纽约的一位州长,这启发了Romanek在录像中插入一幅Marcy的画像。“我近买了一个大显示器,”他说,“基本上我就可以让Google在一边打开,在另一边随手写下点什么。”

约会事件中的人们就像是一种惩罚。旧爱通过Google重聚,而新欢互相调查。“在有人邀请你赴晚宴的时候,”300页的Google高级搜索手册《Google Hacks》一书的作者Rael Dornfest说,“你可以很容易地了解大量那个人的生活经历。”1月,一名纽约市的妇女通过搜索引擎查找一个求婚者的名字,却发现他因欺诈被FBI通缉。几次点击之后,这名男子在长岛的一家Applebee餐厅被逮捕。

“Google让逃离过去变得比已往更困难,”斯坦福法学教授和互联与法律的重要思想家Lawrence Lessig说,“如果你在进入哈佛商学院之前上过一所公立学校,或者如果你的私密的性取向被某人拿到一个blog上讨论了,那些行为现在都记录在案了。”

当然,对那些好奇心特强的人来说,每个人都是容易被攻击的对象,他们追踪别人,并且一定要用连篇累牍的更新材料填满他们的电子邮箱,诸如他们从幼儿园开始都做过什么。在英国,一个名叫Dave Gorman的前数学学生创造了一种流行的玩法,一本书和一个电视连续剧记载了他的“Googlewhack”冒险,在其中他追踪了54个其他的Dave Gormans,到过所有你知道的地方。“对于所有(由于Google而处于)发展中的联系,我们还没有揭示出有效的模型,”Lessig先生说。“可以预期的是,如果我找到了你,并发送了一份5页的电子邮件,你必须回复。这是一种特别的义务。”

这个巨大的义务或许是在Google自身和在强化内容及组织它所带来的信息上。“Google目前被人们作为的信息资源使用,对此的观察既令人担心又令人惊奇,”Inter Archive的主席Brewster Kahle说,“很不幸,他们中的很多人同样相信,如果某样东西Google上没有,它就不存在。”

Google位于加州山景城的新总部,是一个受人喜欢的研究机构,倘若所有的研究人员都很富有的话。这个被称为Googleplex的50万平方英尺的研究中心,是一种硅谷geek美学风尚的不屈的象征。外部是一个排球场,涂鸦的外墙是广告牌大小,小狗在会议室自由出入。Grateful Dead的前厨师提供免费的印度蔬菜烤肉和烤牛排的午餐及晚餐。

这个公司1998年创办于斯坦福大学的宿舍,创办者是两名博士生,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稍后搬到一个Palo Alto车库。它的受到投资者高度期待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预计已经不远了。“搜索长期没有得到正确评价,但人们现在承认所有的络搜索都是不一样的,”布林先生说。本月《福布斯》杂志把他和他的同伴,两个30岁的年轻人,加入到世界富豪的名单。

“Google今天的局限与你用什么设备访问它有关,”布林先生说,“络是一种超越图书馆的无穷的进步,但未来,人们不能离开搜索。理想状态,你访问世界的信息几乎就像你访问自己的记忆一样简单。”

Google观察家对此保留意见。Joseph Janes在他的Google研究班上要求学生去观察他们自己的搜索。“我想知道是否在Google的世界里生活更令人满意,”他说,“他们大多数人断定,它大多数时间相当有用。是的,你能找到这样的站,它告诉你得克萨斯从来都不是一个州,或者霍奇金氏病的治疗方法是喝蝙蝠尿,但如果你想知道玻利维亚的首都,去Google一找就有了。”

另一方面,Google并不希望成为任何事情的一个字。“它改变世界了吗?”Google的技术总监及个雇员Craig Silverstein问道,“没有必要。但我们认为Google让对话更丰富和更富有成效了。通过它,你改善了演讲的质量,或者至少有了一条更有见地的论据。”

Susan Wojcicki,她的车库庇护了早期的Google,现在她是产品布局经理,她说简单的快乐就是让Google者来Google(keep Googlers Googling)。“我能够断定我的前男友的妻子像谁,”她说,“那真是让人满足。

投标书代写
窑炉保温模块
深圳嘉立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