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巫托邦 0083.林中村庄(4)

发布时间:2020-01-16 19:15:08 编辑:笔名

巫托邦 0083.林中村庄(4)

爱丽丝看样子恢复得不错,脸蛋红润,应该已经从惊恐的情绪中走出来,这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他们发现小女孩的活泼远超自己的想象,在恢复了精神后,爱丽丝只用了半天不到的时间便去了很多地方,臂如去村头的井中取水,叫上了一位水手陪伴,而去森林中拾捡菌菇,则叫上了那位水果商贩。

每个跟随着爱丽丝离开的人回来后都是一脸满足的欣喜,只不过相较于正常人而言,他们的肤色白得有些渗人了,不仅仅是颜色,还在于开始变得透明,皮肤下的青色脉络以及血管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皮肤颜色还算正常的人只剩下霍奇、劳埃德、奥利弗和马杰里。

“我有些冷。”爱丽丝说着,缩了缩衣服的领子。

“冷?”劳埃德看向壁炉,骑士的体质让他对于温度的变化并不是太在意,这一看之下才发现壁炉中的柴火已经完全烧成了灰烬,而堆砌木柴的位置空空如也,显然已经将村庄各处搜集来的木柴都烧完了,难怪爱丽丝会觉得冷。

“马杰里,你去外面把那排小樟树砍了吧。”他想到村庄入口的那一排小树,吩咐道:“全都砍掉吧,那排小树的树干实在够细,加起来也未必能烧多长时间,我们至少还得在这儿待一晚上。”

马杰里拍着大腿正准备起来拿那把靠在门后的斧头,却被身后的一只手给按住。

霍奇说道:“还是我去吧,这几天总待在屋里不动,怪闲的。”

“你行不行啊,医生。”

马杰里打量着他这副小身板,尤有疑惑。

“放心吧。”霍奇毫不在意地摆摆手,“我可没你想象的那么弱不禁风啊,大块头。”

他径直走出了屋门,直到将木门掩上的那一刻起,冷汗顺着耳垂和脸颊划下,呼吸的频率都变得急促起来。

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隐隐感觉到周遭环境带给他的违和感愈发强烈,尤其是在爱丽丝在场的情况下,简直会产生类似于窒息的压迫感,这才借机出来透透气。

“不对劲,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可他就是找不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周围的一切在他的认知中都再正常不过,根本没有值得起疑的地方,只有直觉时刻提醒着他,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我得仔细想想。”

他想找出近期发生的事件中逻辑存在漏洞的地方,通过矛盾的自相攻击,或许就能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但依旧是一无所获,他没有办法在发生过的事件中挑出任何不合理的点,哪怕是以极其苛刻的眼光。

这份合理本就是最大的不合理,要知道真实发生的事情往往存在着一些难以解释的行为,这取决于参与人当时的想法,可能只是倏忽急逝的刹那,因此当事件过去后,参与人已记不得当时是想着什么才做出那一举动,就会形成逻辑上的空洞。

从进入村庄,到目前为止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完美无缺,就像是……早已写好的剧本那样!

“树?“霍奇忽然愣住,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村庄的入口,看到那一排刚进村庄时尤为醒目的一排小樟。

他向前走了几步,走到小樟旁边,用手摸了摸树皮,稍显粗糙的触感毫无疑问地显示着这的确是新生的小树,但当他的指间触及到树皮时,那种若有若无的违和感却猛地放大,在心中咚咚地重击着。

等等,爱丽丝从昨日开始,已经说过多少次「我好冷」了?六次、七次?还是更多,毕竟他只能记得大家都在时爱丽丝提起过的次数,却无法保证在私下相处时不会再度提及。

偌大的村庄,即便是遭受屠戮,然而是变异的凶兽所为,这意味着不像是入村劫掠的强盗,村庄的屋子不会出现被拿走的形象,那么明明是身处北境,且还处于极寒的寒潮长夜,为什么集整个村庄所有屋子里剩余的木柴也才只有那么一点?

这么些量,恐怕连一户人家烧上一整天都有些不够,北境会傻到在冬天来临前不去砍伐些木柴过冬取暖?

砍伐这排小樟的主意也是由爱丽丝顺势提及,至少提到过两次。

伐木人不会去砍伐新生的幼木,就像是渔夫会在将眼拉扯得足够大,放走年幼的鱼苗是一个道理。

也就是说通常情况下这排小樟是不会被砍伐当做柴火的。

可村庄里的剩余的木柴恰好不够,而附近的大树又都被砍得只剩下个木墩。

这就像是特意为砍掉小樟制造出来的前提条件。

那么这排小樟到底代表着什么?

他深呼一口气,缓缓闭上双眼,当他再度睁开时,视野已经发生变化,微波为他呈现了另一幅截然不同的画面。

一幅让人毛骨悚然,浑身震颤的画面。

“竟然是这样……“

他的思维忽然变得通畅,耳边响起类似玻璃破碎的声音,线索在周围窜动,又缓缓相连,交织在一起,终于让他想明白了始终萦绕在脑中的那股强烈的违和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不是一切都那么合理。

只是他以为,一切都那么合理。

……

霍奇推开小屋的门,抱着一堆圆木,木皮粗糙,在外侧甚至长满了青绿色的藓。

“回来了。”马杰里冲他打了声招呼,又看向他怀中的木柴,疑惑地问道:“你这些木头哪来的,不像是那排小樟啊。”

“的确不是,我没砍那排小樟。”

霍奇说话的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乖巧地坐在椅子上的爱丽丝,在说道没砍小樟树时,她的眉毛明显地颤抖了两下。

果然如此,她早就知道小樟树味着什么,而之所以如此迫切地想要他们去砍掉那排小樟,其中蕴含的心思简直令他不寒而栗。

“那你是从哪抱来的这堆柴火?”

“门。”霍奇淡淡说道,“那些屋子也没人住了,我把屋门给拆了下来,这可是现成的木柴,何必去砍掉那些比腿都细的小樟树,这些木柴可要烧得旺多了。”

“有得生火就行。”马杰里也不挑剔,直接便将木柴抱过去堆在地板上,取出两根塞进壁炉,将火生起。

哗啦,火星在壁炉中跳动,火光将全屋人的脸庞都照得明亮。

霍奇离的近,火光将他脸庞的每一寸皮肤都清晰地映衬出来。

而远处的爱丽丝则微微低着小脑袋,脸庞上一丝光亮都没有,笼罩着暗沉的阴影。

杭州白癜风医院怎么样
成都九龙医院有哪些医生
安顺治疗癫痫病十佳医院
贵阳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深圳市治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