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财务危机难以盈利虚拟运营商困兽犹斗iyiou.com

2019-03-11 17:34:54

财务危机难以盈利 虚拟运营商困兽犹斗

近日,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陷入欠款危机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3月2日,北京商报从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处获悉,分享通信对三大运营商的欠款已经达到1.58亿元,如果股东问题不及时解决,该公司有可能倒闭破产。分享通信并不是家出现财务危机的虚拟运营商,早在去年中旬,另一家虚拟运营商华翔联信就因业绩亏损被控股方挂牌出售。批零倒挂、实名制问题、电信诈骗已经成了压在虚拟运营商身上的三座大山,再加上移动转售正式牌照迟迟不发,不少企业开始打退堂鼓,在业内人士看来,虚拟运营商已经迎来洗牌窗口。

财务危机

针对此前分享通信财务危机的传闻,北京商报从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处获悉,分享通信的欠款不仅仅是8000万元,而是达到了1.58亿元。

据该负责人提供的分享通信集团关于公司急需增资扩股解决公司困难的告知函,分享通信对外欠款急需支付约1.58亿元,其中,欠三大运营商的款项达到1.3亿元。因未及时支付对三大运营商的欠款,已导致分享通信业务全部处于停滞状态。如股东之间不及时协调解决,将直接导致分享通信移动转售牌照不予获得,公司随时有可能倒闭破产。

分享通信的资金危机始于该公司股东之间的纷争。北京商报获得的一份函件显示,作为分享通信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蒋志祥曾于2017年1月20日向分享通信集团的股东北京天润伟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润伟业)致函。在这份名为《关于股东天润未配合解决公司困难的告知函》中,蒋志祥表明公司急需增资扩股解决困难,在1月3日就要求天润伟业前来协商,而直至1月20日仍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据介绍,在分享通信集团的股权中,董事长蒋志祥占股51%,天润伟业占股49%,其法定代表人是贾树森,但贾树森不签字同意增资方案,也不同意撤出方案。据分享通信方面透露,集团目前根本无法找到贾树森。

按照分享通信集团关于公司急需增资扩股解决公司困难的告知函中所显示的信息,要想解决分享通信目前的资金问题,需要引进特许合伙人公司,

同时公司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

难以盈利

一直以来,分享通信都坚持做个性化品牌,独创绿集享连尚五大平台品牌,也尝试走高端化路线。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分享通信做个性化品牌的方向是可取的,但该公司并不适合做高端用户市场,因为分享通信没有足够的资金长期维护品牌,高端市场也是批零倒挂严重的领域。

移动转售一直都是个砸钱不见利的行业,自2013年试用以来,绝大多数的虚拟运营商都遭遇了亏损,有的企业不堪重负已经退出,而发生财务危机的也不只是分享通信一家。去年5月,获得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华翔联信24.09%股份转让信息出现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官上。挂牌信息显示,清华控股方面拟以766.06万元挂牌价出清所持有股权。业绩亏损或许是清华系两次试图出手的原因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清华控股及其子公司作为发起股东,还曾为华翔联信提供业务知识产权、产品技术等支持,早在2015年底,清华系就在寻求出清其持有的华翔联信股权。

当初工业和信息化部颁发移动转售业务试点牌照,是因为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垄断整个国内电信市场,扶持民营资本实质性进入基础电信领域,是为了增添电信市场竞争活力。然而,试点牌照颁发后,多数虚拟电信运营商纠结在批零倒挂的问题上,无法盈利。

所谓批零倒挂,就是指基础运营商给虚商和用户的价格不同,批发价比零售价还要高,但虚拟电信运营商不得不依靠批发基础电信运营商的卡号来经营,因为其没有骨干络。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认为,这是导致颁发试点牌照三年来大多数虚拟运营商仍处于亏损状态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面对批零倒挂的同时,虚拟运营商还需要承担基础运营商不断提速降费带来的竞争压力。低价从来都是虚拟运营商吸引用户的优势,当这一优势不存在时,既有用户都难以留住。

今年1月,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透露,截止2016年年底,移动转售的用户数超过4300万,占到了全国移动用户的3%左右,42家发试点批文的企业中有11家企业用户数超过100万,其中一家用户超过800万。

但虚拟运营商的发展趋很不均衡,差距甚大。据悉,截至2016年11月底,排名前十位企业转售用户数占全部转售用户数的80%,共18家企业用户数超过50万,11家企业用户数超过100万,7家企业用户数超过200万,超800万。

违规频繁

除了难以盈利,虚拟运营商还存在一些违规问题,相关部门不得不将正式牌照的发放时间一拖再拖。闻库此前指出,虚拟转售企业实名制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一些企业对代理渠道管理不严,渠道落实用户实名制的时候,相对来说违规率比较高,造成了通讯信息诈骗、垃圾短信、骚扰等问题;而且,随着用户不断增多,企业服务问题逐渐凸显。

为了解决实名制不彻底的问题,工信部频频出台相关文件。2016年4月,工信部出台《关于加强规范管理促进移动转售业务健康发展的通知》,要求转售企业严格执行用户真实身份信息登记要求,依法保护用户真实身份信息。2016年11月又出台《关于进一步防范和打击通信信息诈骗工作的实施意见》。

尽管如此,虚拟运营商的实名制落实情况依旧严峻。去年7月,工信部络安全管理局组织曾对虚拟运营商新入用户实名登记工在每次的生命的匆匆里想去追回什么作进行了暗访,共暗访了26家转售企业的营销点109个,发现存在违规行为的点37个,违规比为33.9%。其中,暗访实体营销点50个,发现违规点13个,违规比为26%;暗访络营销点59个,发现违规点24个,违规比为40.7%。

随后,在去年月,工信部络安全管理局再次对虚拟运营商新入用户实名登记工作进行了抽查暗访。本次抽查共暗访31家转售企业营销点总计186个,发现存在违规行为的点22个,违规比为11.8%,较2016年7月暗访检查下降了22.1个百分点。其中,暗访实体营销点39个,发现违规点12个,违规比为30.8%;暗访络营销点147个,发现违规点10个,违规比为6.8%。

曾有不愿具名的虚拟运营商内部人士向北京商报透露,没有实体门店覆盖,虚商也就难以负荷线下实名制认证的高成本,实名认证设备也要1000元/台,做一个用户的实名认证大概需要一块钱,对用户规模不大的虚商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此外,非实名现象为犯罪活动间接提供了温床,去年不断曝出170171号段移动转售号段出现电信诈骗的现象,这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了虚拟运营商的名声,也影响了其用户的发展。

在通信专家项立刚看来,虚拟运营商没有自己独立的通信络,这是移动转售业务进行下去的阻碍,再加上资金和实名问题,大多数虚拟运营商都很难坚持下去,分享通信的遭遇并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未来移动转售市场会迎来更大规模的洗牌,终能存活下来的可能不会超过五家。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工业机器人的市场机遇与挑战
2010年温州房产上市后企业
亿欧体育+分享第十一期:运动保险在体育行业里的创业机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