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准色情的诱惑:“亵服秀”出卖色相?(组)

2018-12-10 21:23:53
准色情的诱惑:“亵服秀”出卖色相?(组) 导语:古代也有“亵服秀”,但古代的商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以“内衣秀”之类的手段来促销自己的商品。

而当今,“内衣秀”却成为“玩弄”国人眼球的时尚。

终于,有地方政府亮起了红灯:未经允许不得举办类似活动。

但喋喋不休的争辩还在继续…… “内衣秀”疯狂度过2001 据报道,1998年北京上演了国内场商场“内衣秀”,将原本小范围展现的“亵服秀”改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此后,全国各大城市“内衣秀”接连不断,每一场几乎都能引来成百上千的观众。

2001年的“内衣秀”如火如荼。

在这一年里,中国部分商家颠覆传统“地匪路霸”的招牌式口头禅,操起了“此衣是我卖,此台是我摆,只要你敢露,送你做秀财”的口号,一窝蜂地举起了“内衣秀”这把温顺刀。

4月初,“黛安芬梦醉霓裳桥亵服秀”北京首演后,在全国30个城市巡回演绎了200场,时间长达3个半月,行程达25000千米,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授予“行展数量多的时尚内衣秀”称号。

这一称号将“亵服秀”推上了一个高潮。

然而,高潮的背后意味着变味。

从年初到年尾,从北京到武汉,到南京、深圳,再到济南、成都……当人们已经对模特们的“作秀”司空见惯时,决定以配送内衣为诱饵。

但有个前提,即穿着商场出售的内衣内裤在卖场走一圈。

这并没有阻挠部分女性开放的步伐。

于是,在有着消费者参与的“内衣秀”中,其戏份就更足了。

同样的闹剧,又在成都、深圳等地多次被翻版,而且态势有过之而无不及。

用商家们自己的话说,内衣秀之所以火爆,不仅仅在于它能满足了一些人的好奇心,更在于其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

无可否认的是,“内衣秀”的观望者是男性,而其的消费者却是女性,因此不难发现商家用心良苦。

对此,南京大学邱鹭风教授说:“商家打的这种擦边球应称之为准色情。

这种在街上或店堂里的亵服秀不仅污辱了妇女的人格,也大大有违社会的善良风俗。

” 内衣辩证地从历史走到今天 “我个人认为不势必‘亵服秀’看成洪水猛兽。

社会文化大环境影响人们的审美意识,这是商家经营方式的自由选择与社会文化大环境之间的一个矛盾。

”北京大学贺卫方教授在阐述自己的观点的同时,还举例加以说明:在古希腊,人们就认为裸体美,认为健壮的体格、优美的身段是很美的人体艺术。

中国传统的社会文化环境,一直对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存在着一些限制。

但社会文化大环境不是不可以改变的。

就着装这一点而言,早在晚清时期,妇女的衣饰打扮已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