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微星科技大牌返场!爆款主板限时送16GB内存“毕业”

发布时间:2020-04-01 18:40:21 编辑:笔名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在这个信息化和全球化的时代里,越来越多的事物被冠以 微 的名号,从微博、微信、微电影到微小说、微旅行等等,我们悄然进入了一个 微时代 。粉丝、关注、转发、@,这些微时代特有的关键词,构建起了一个虚拟的新大陆。表面看起来,可能只是我们阅读方式的转变,但其实这个 微 字已经开始改变我们的思维状态、生活方式以及对事物的认知和理解。

4月2 日, 世界图书和版权日京版集团第11届讲坛 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讲坛以 微时代的阅读 为主题,邀请北京出版集团董事长钟制宪,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李敬泽,著名作家叶广芩,文化学者解玺璋,资深媒体人肖国良,中央编译出版社总编辑刘明清等嘉宾,共同探讨微阅读时代的生活方式。

微时代:读与写的福利

叶广芩说,在她认识的作家圈里,几乎大部分人都在网上有博客、有微博,还有微信,彼此的交流由书信到电话、到信息、到网络,越来越快。 我们在任何一处都知道几年不见的朋友在干什么、在说什么,都可以直接过去调侃几句,同时接过来几句让人忍俊不禁的揶揄。

简单、快速、犀利、生动,这就是微时代读与写的独特魅力。 这样的阅读写作,我们都尝到了甜头。通过网络,我认识了一大批我的读者。以前作家的写作,书出来了,反响怎么样,只能看报上的评论。今天在这个网络发展的时代,我直接和我的读者们取得了信息的交流。比如说今天在座的就有很多网络上《豆汁记》读书的群友们,让我感到十分欣慰。直面自己的读者,这是在以前作家不能想象的。从读者身上,我得到了支持、得到了理解,我的写作变得灵动而快活。 叶广芩感觉微时代给读者和作者都带来巨大的福利。

解玺璋也认为在与读者交流上,微博提供了一个比见面会更简便的互动方式。 有些读者是一边看书一边写微博,这种交流就变得非常直接了。虽然我们可能不认识,但是也可以产生这样一种交流。我也很愿意回应读者的提问,这也是对作者的一种刺激和帮助。

微时代有很多新的技术、工具,但是它不一定会改变你原来传统写作的精神内涵,还可能会让作者和读者更好地沟通。在可以预见的时间之内,电子书和传统出版物可能会分庭抗礼。 肖国良说,他如此解读前不久出炉的《2012年国民阅读报告》:电子书的增长是特别快的,电子书阅读和传统阅读在5年到10年的时间会是1比1的比例。

他还谈到另外的一个研究数据,其中显示,传统纸质图书阅读的比例其实也在上升,而且全国每人阅读的纸质图书的数量也是上升的;电子阅读的接触率、上微博、看电子书、上微信、网络小说的阅读,这些加起来同样是上升的。如果简单地将电子阅读看做浅阅读,传统阅读看做深阅读的话,那么无论是解决精神思考问题的深阅读,还是解决信息问题的浅阅读都是有增无减的。 无论是深阅读、浅阅读,都是阅读,不要把它简单地对立起来。 肖国良说。

微时代:读书不只是娱乐

与会专家对阅读娱乐化的问题不无担心。钟制宪以 娱乐与读书 作为此次会议的主旨发言。在她看来,阅读是获取知识和传承文化的重要方法,不单单限于娱乐功能。这是一个生活丰富多彩的时代,一个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内容所依托的媒介变得愈加多彩。如今,有那么多苦心孤诣、费尽心机打造出来的品牌娱乐节目,占据了人们文化生活的半壁江山。同时,我们随处可以见到的微阅读,像微博、微信,随时可以打的、非常有趣的游戏,成为了人们闲暇时填补空白的精神食粮。 作为一个从文化生活枯燥、匮乏的年代走过来的人,我自己读书的一个很大原动力,其实也是娱乐。但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无论是思想、文化、科技的发展,都离不开人们认识、发现、创造的积累和进步。作为出版人、媒体人,对社会进步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一定要努力推出更加多彩的文化精品。

解玺璋也看到很多人只是把读书当成一种消遣:消除苦闷、排遣寂寞。 这是很多年前鸳鸯蝴蝶派和礼拜六派的主张,他们那个时代资讯不发达,传播方式也没有今天便捷,娱乐方式很有限,把读书当成消愁解闷的方式不无不可。当今这个时代,纯靠读书取乐的人很少了,因为娱乐的活动可以很多,这恐怕也是读者不断流失的原因之一。 他主张读那些有分量、有质量的书,而不是那些轻飘飘的、软绵绵的、放到嘴里就化的书。他认为,现在动辄提倡微阅读、轻阅读、浅阅读,是放弃或逃避读书人的社会责任、历史责任的一种托辞。 读书人要讲抱负,有志向,不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 他说, 好的读书习惯首先不是为饭碗,也不是为满足个人的小趣味,而是要通古今、达中外。

除了娱乐化倾向,刘明清同样不赞成把读书功利化或者工具化。他认为,读书对人们有现实的、长远的好处。 但如果抱着功利化、工具化的目的去读书,我们会发现大量的书也实际上没有什么用处。恰恰是那些看似无用的书,才能让我们享用一辈子。

李敬泽也呼吁读者不要放弃传统阅读方式: 尽管我们是一个微时代,但是我想时代是在不断地变化的,大地却是永远存在的,我们的世界并没有变成一个微世界。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可能并不是仅仅依靠一种微的思想方法,微的理解方式,就能够掌握的。我们可能也还是需要深长的眼光,需要对一个事物深长的思索。我们可能还得承认,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100多个字就能够说得清的。如果我们对这个世界还是保有充分的求知热情的话,我想就不会满足于这种 微 。

微时代:阅读生态正在改变

前不久,文艺青年丁小云在豆瓣阅读上上传了自己的两部作品,一个月分得2万元钱的收入。这是一个自出版成为传统出版生态一个重要补充的现实例子,也是一个新的趋势。不过,似乎还可以暂且偷乐,因为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对我国国民倾向的阅读形式的研究结果,74.4%的18岁~70岁国民更倾向于 拿一本纸质图书阅读 。这意味着,传统阅读仍是主流。但是,我们却不能忽视,微时代下阅读生态、出版生态已经开始改变。

传统出版可能会奢侈品化,我觉得好的图书、经典的图书就应该成为奢侈品,现在一般图书的定价就是 0元钱左右,但好的书不应该只值 0元钱。 肖国良说。

很多人没有时间去读世界经典名著,或者没有时间读大部头的著作了,因为现在时间是最大的成本,所以人们会更多地以 微 的形式碎片化地阅读。传统的出版业面临的新挑战很大, 我们也一直在学习、了解这些变化,小心地接触它,快速地学习,学会应对。 肖国良表示传统书业报业都在关心 生态的改变 。不久前颁发的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上榜的作品15部,网络文学几乎过半,这也不得不归功于数字阅读。

刘明清从出版人的角度强调了阅读的本质意义,他认为阅读目的不会因阅读手段的变化而发生质的改变。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赞同这样的观点:阅读无论形式怎么改变,形态怎么多样,阅读的内在价值却并未受到颠覆,与阅读相关的行业、群体在推动全民阅读方面存在义不容辞的义务,如果大家一起努力,就会形成全社会推广阅读的良好氛围。

叶广芩深感,老祖先那种 文章真处性情见,谈笑深时风雨来 的洒脱和见识在电脑里是调不出来的,民族文化需要积累,它不是一个时代所能完成的,它的主要部分永远深埋在历史中,藏匿在书籍里,而发掘、传承、发展正是我们的责任。解玺璋亦喟叹,在阅读生态变革的当下,时间被分割得如此零碎,我们更应该编织属于自己独处阅读的空间,可持续地学习、阅读。

 

 

 

 

血淤体质有什么表现
膝盖爬楼梯疼怎么回事
女性风湿吃什么药好
生物谷制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