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妖娆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28:50 编辑:笔名

崔护的《题都城南庄》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一曲高歌,不及一首唐诗;一首唐诗,不及一段传奇。  青青的草,淙淙的溪,咩咩的羊儿,脆响的鞭。在夕阳西下时牧归,是一幅风情画?是一首田园诗?都是,都不是。久居都市的人寻找幽静,这是理想之所;长倦山区的人厌倦沉闷,这是天然的牢笼。   一  阿兰手挽草笼蹲在地畔,对着满是荒草的沟壑发呆。秋后是六点钟的太阳,把她的身子拉得修长,尤其是那头秀发在西风中呼啦啦作响。倔强的心底于是泛起一股莫名的力量:到底就这样吗,绝不!  阿兰打小就是个要强的孩子,家里没有男孩,也权当她男孩使唤。放羊,锄草,耕地,即使她不会干,爸妈总要牵着她去。就是上学下学,她也自觉的承担起家务,她的心情和家长是一样的,不能让父母在邻里面前短了精神。  要说她的脑瓜子也不笨,学校里考试那也是前十名的学生,可为什么就连个县高中也奔不上?村人的冷眼,父母的伤感,她怎受得了?  这不,九月开学,人家上学的上学,打工的打工,除了她还留在村子,其余的哥们姐妹都不见了踪影。爸爸领了果商出外定苹果去了,妈妈老早就帮舅舅摘果子去了,留着她里外无事,好不郁闷。  好在兔子在窝,东顶西撞,不是饿了。于是,阿兰一把就抓起了妈妈平日提的草笼就走出了门外。邻人的爷爷奶奶蹲在门口,瞧见了她只是乐呵呵地笑,该不会是说:看那瓜女子,没有见家里人,她提个笼干啥?  阿兰也瞅着他们笑:“兔子饿了大半天,撞得笼门响,弄些草去。”  明晃晃的镰刃倚在笼边,笼里连半颗草也没有,她人去了哪里?  二  爸爸回来了,想给果商倒口水,捧起电壶摇了又摇,轻轻的,拔起塞子对着眼睛一看,“咦,没有!”只好叹了口气,“嗨,孩子大了,变懒了。”  妈妈回来了,撞在了兔笼上,没好气地喊了起来:“死阿兰,把兔都饿疯了,还不管。”可一看掌柜的和果商干耗在屋里,就不再追究女儿的下落,赶紧到灶房去烧水做饭。  可女儿毕竟是父母的心头肉,都晚上八点钟了,还不见阿兰回转,能不急么?  水煎了,汤溢了,馒头在篦子上烂的不像样了。端在桌上,果商瞧了瞧,摇了摇头说:“巧妹子,心里有事,这饭做得一团糟噢!”阿兰妈腾地脸一红,臊得没有地停。阿兰爸忙赔不是,果商拧紧了眉头说:“老妹,老弟,孩子没了吧,还不去找?”  阿兰爸阿兰妈赶紧抄起炕头上的手电筒就往外走,阿兰妈一个没留神就把兔笼子踢倒了,她也没来及扶,害得果商一个劲地唏嘘着抓兔子。  可还没等他们走出门,就差点被猛力推开的门扇打个趔趄。谁能有这么冒失,还用说吗,就是他们的宝贝女儿——阿兰。   三  阿兰昂首看着高高的蓝天,娴静的游云,觉得这样的景象太沉闷,不如来些……  于是她一个箭步蹿上了羊肠小道,顺着熟悉的山路奔下沟壑去了。山路十八弯,这年头很少有人走,退耕还林后更有些荒芜。但没有关系,因为阿兰是爬沟上树的好手,那些年和爷爷在这一带放过羊,和狗蛋一起套过野兔,和三嫂一起逮过蝎子……沟里有鱼有虾,裂石下有螃蟹,摸一条、抓一只,在阿兰是没有问题。泉水源头的水温热,喝几口也明澈爽神,洗个澡也洁净宜心。  阿兰瞅瞅四下无人,便褪下衣裤,伸开高挑的长腿走入了水中。石潭清浅,不存在任何危险。斜阳之中便恍惚着一个如仙的女子,只有蝴蝶三两在野菊丛中漫步。  走出来,披上衣服,阿兰觉得一切沉闷和不快都烟消云散。看着对面的一座平台,便想起过去和伙伴们在那里玩耍的情景。本来是有路的,可如今已被荒草杂树蔓住了。在别人是不去的,可阿兰不怕,踩过去不就是一条路吗?  阿兰也不管鞋子穿好没有,裤子筋正没有,就跑了上去。  平台上有石桌,有石凳,还有石窑洞,高树有鸟窝,低树有虫窠,清泉倒挂,小溪长流。可真是天造地设,“水帘洞”一般的家当。  在这里,阿兰不愿走,只愿美好的童年长留在生命里……   四  阿兰远嫁他乡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都在议论:这瓜女子,她爸、她妈养她不容易,嫁么远,真没良心。  俗话说:“养儿防老。”“宁叫娃气死,不叫娃想死。”他家要了个女子,终究还是靠不住。  阿兰没有上成学,那天回家后,甩下个空笼闹着给她娘要到外地去打工。打工,可不是个稀奇事,这年头年青人出外打工已经成为一个潮流,拖家带口的,也要脱离农村,甩脱土地,尽快富裕。可问题是,他们家并不缺少什么,日子也过得顺当。全家人只等着她长大成人,招一个上门女婿,得个孙子,就尽享天伦之乐。  可阿兰决定的事事情已不会改变的,孩子的脾气做父母的都懂。没办法,阿兰吗噙着眼泪给孩子收拾东西,赶天明为她准备好了早点,临走又塞了两颗鸡蛋在她的包里。阿兰爸早早地到街口为女儿挡车,托司机给女儿找个便道,以便尽快找一个落脚点,带回孩子的准信。  阿兰走后,回过三次家,每次回来都有变化。这近一次回来是开着小轿车回来的——自家的“宝马”。  阿兰爹以前很少说话,现在逢人便讲,“女儿出息了,’笔记本’发着QQ谈生意。打的都是外文,见的都是外商……”    阿兰站在沟河边上,双目如泉水般清澈见底,鸟儿叫着,是动听的歌声,回荡在悠远的山谷里…… 共 200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昆明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治羊角疯哪里专业

上一篇:哥弟妹

下一篇:寄幸福于明天

友情链接